小說閱讀網 > 女生小說 > 冷王霸愛,天才小醫妃 > 第807章 惹回去
    .,

    黎霑的速度很快,慕梓靈后腳追上的速度亦不是蓋的,很快就與他齊頭并進。

    似是沒想到慕梓靈這么快就趕上了自己,黎霑略感訝異地挑了挑眉,隨后卯足腳力,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頓時就落到后面,還被拉長了一段距離的慕梓靈輕呵了一聲,毫不示弱的追趕上去。

    “小丫頭,可以啊,幾日不見都能趕上本公子了。”撇著身側又一次追上來的慕梓靈,黎霑眉眼微挑,眼中劃過一抹孺子可教的欣慰。

    “也就一般般啦。”慕梓靈很是謙虛地擺擺手,隨后又狗腿地道:“不過這還都要多虧小小舅之前指導有方,讓我能在短短時間內實力上漲,我為有這樣的小小舅而感到自豪,感到驕傲……”

    聽著慕梓靈在耳邊嘰嘰喳喳,黎霑在一河邊停了下來,沒好脾氣地打斷她:“行了行了,馬屁都拍到馬腿上了,有事說事,沒事趕緊回家。”

    “我就知道,知我者莫若我小小舅了。”慕梓靈笑嘻嘻地湊上前:“其實也沒什么事,就是剛剛那問題啊。”

    最是見不得這丫頭對自己嬉皮笑臉了,簡直招架不住啊。

    黎霑故作正經地板起了臉:“本公子說要殺男人,就不擔心?”

    “擔心什么?”慕梓靈眨眨眼,理所當然的說:“我知道一直都是愛屋及烏,肯定不會對他怎樣的,再且說了,這么疼愛我,又怎么舍得讓我傷心難過,說對不對?”

    看著慕梓靈那一雙撲閃撲閃的天真大眼睛,黎霑簡直沒轍了,他抬手戳了戳慕梓靈的腦殼:“外向的丫頭,哪天被賣了還幫著數錢呢,可知道那小子當初為何娶?”

    聞言,慕梓靈怔了怔,然后答道:“這不是眾所周知的事嗎?太后賜婚呀,不然還能是什么原因?”

    黎霑沒好氣地哼哧道:“覺得以那小子的脾性,他會輕易受命于人?”

    “怎么說?”慕梓靈茫然地眨眨眼:“若不是太后老巫婆,難道還另有其人?”

    其實這事情都已經過去這么久了,不管當初是何原因嫁進的祈王府,她早就已經沒放心上了,只不過現在黎霑突然提及,不免勾起慕梓靈的好奇之心。

    黎霑言簡意賅的吐了三個字:“老情種。”

    慕梓靈一時沒反應過來,反應過來后才意識到黎霑口中的“老情種”是誰,她恍然道:“是說我義父……當初是我義父讓龍孝羽娶的我?”

    黎霑輕哼了一聲,不置可否。

    慕梓靈摩挲著下巴,喃喃地猜測道:“若是如此,倒也說得過去,只是我義父可是個不問世事存在的大神,怎么會管這種閑事?除非……是我娘親!”

    最后四個字,慕梓靈幾乎是用嚷出聲,字里行間更似乎是飽含了許多的不可思議和難以置信。

    若說她之所以會和龍孝羽捆綁在一起,是她娘親一手安排的,那么一直以來,她隱隱以為的那一雙在背后操控著她生活軌跡的大手也就毋庸置疑了。

    如此也就是說,她的娘親在背后操控的不僅是她的命運,還有龍孝羽。

    龍孝羽也是來自梵天古域,可他又是怎么來到明月大陸的?

    不會就是——

    想到這,慕梓靈用力晃了下腦袋,迫使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可偏偏,身邊的某人就不愿如她的意。

    只見黎霑一副早看穿慕梓靈心事的模樣,毫不嫌事大的攙和道:“別晃了,再晃也是以為的那樣,這丫頭就是打在娘胎里,母親就已經物色好了女婿,所以啊……天底下除了本公子,就沒有一個好男人。”

    黎霑沒有將話說穿,但那意思都表達在他自飛舞的眉眼之中。

    若不是清楚眼前的黎霑是何人,慕梓靈鐵定會以為他是在挑撥離間她和龍孝羽的關系了。

    “那又如何?”慕梓靈無語地翻了翻白眼,遂又打趣道:“哦~我知道了,剛剛言說要殺龍孝羽,莫不是怕他知道某些事情真相,會對我不好?這是打算先下手為強,給我抱不平?”

    聞言,黎霑微微扯了下唇角。

    沒想到這平時精得跟什么似的丫頭,就這么自己將自己帶進坑里,不過這倒也好,省的這丫頭看出什么不對,又給他來一番不依不饒的刨根問底。

    黎霑心中暗笑,卻因為剛剛答不對題而心虛,他的目光不自覺的飄向天空,狀似勉為其難的附和一聲:“可能是吧。”

    “還可能是吧。”慕梓靈學著他勉強的口氣嘟噥了一句,忽然似又想到什么,她又趁熱打鐵地開口:“對了,我還有件事不解,還請小小舅明示。”

    黎霑故作不耐煩地斜了慕梓靈一眼:“就事多!”

    慕梓靈委屈巴巴地鼓了鼓腮:“都說走三家不如坐一家,更何況我現在除了找小小舅,也不知道去問誰了呀。”

    簡直受不了小丫頭軟綿綿的貼耳根子,黎霑摳了摳耳朵,然后找了的舒適的位置,用手抵著腦袋閉上眼,最后才大爺般地開口:“說。”

    慕梓靈嘿嘿笑了兩聲,當下就將在中峻城得知了白素素就是蘇殷,還有小時候蘇殷造成慕家成如今局面的事,事無巨細的講了出來。

    期間慕梓靈一直關注著黎霑慵懶打磕的臉色,但是讓她失望的是,黎霑別說神色有異了,連眉頭都沒有皺過一下,像是壓根就沒有將蘇殷這號人物放在眼里。

    說到最后,慕梓靈都有點懷疑自己是杞人憂天,她幽幽嘆聲道:“事情大體就是這樣了,蘇殷這些年看似一直蟄伏在慕府,但她背地里可沒少唆使人出來作妖,先是她女兒,后還有隴月宮……我就奇了怪了,說她明明可以直接對我下手,可她為何屢屢借他人之手,給我下絆使壞?”

    “這有何奇怪的?”黎霑懶懶地出聲:“就是怕死,才借刀殺人。”

    “怕死?”慕梓靈有些不明所以:“那么毒蛇的女人會怕死?不能吧,再說有誰能殺——”

    慕梓靈話沒說完,黎霑就騰地一下站起身,急眼般地指著慕梓靈:“小丫頭,我說是不是故意的,都是些什么鬼問題,三言兩語離不開那老情種,他是給糖吃了,還是怎么著?”

    她什么時候提過大神義父了?慕梓靈更懵了。

    黎霑抬手敲了敲她的腦殼:“那瘋子之所以不敢動,就是因為她怕老情種,因為她要是動,老情種就會動她,所以……懂了嗎?”

    聽著這像是繞口令一樣的解釋,慕梓靈下意識搖搖頭,見黎霑一手就要往自己腦袋上呼嚕過來,她連忙又點點頭:“是說蘇殷忌憚我大神義父,所以才不敢直面對我動手。”

    “把大神去掉,加在小小舅前面。”黎霑酸不溜秋地糾正。

    慕梓靈才懶得理他挑刺,繼續自己的疑惑:“若說蘇殷怕死是沒毛病,可是……”

    像是知道她會問什么一樣,黎霑沒好氣地出言打斷:“別可是,也別問我老情種為何不直接殺那瘋子,一了百了,那是他們的事,本公子不知道,還有……這丫頭就不知道瘋子瘋起來很可怕的嗎?她搞的那些嘍啰夠玩就得了,沒事別去招惹她。”

    慕梓靈不服氣地撇了撇嘴:“那要是她來惹我呢。”

    “這還用問?”黎霑斜了她一眼:“惹回去。”

    直接又骨感的三個字,惹得慕梓靈直翻白眼。

    “行了,現在不是執著那瘋子的事。”黎霑抓起慕梓靈的左手臂,撩開了袖子。

    見她手臂上原本的星辰印記變成了五芒星印記,黎霑鳳眸微瞇,眼底劃過一抹瀲滟:“關心則亂,她又怎會挑錯人呢。”

    “什么?”他的聲音很小,小得慕梓靈根本沒聽到。

    黎霑嫌棄地拍開她的手臂,忽轉話鋒:“翅膀硬了不少,也該是時候去拿曜之魄了。”

    慕梓靈愣了一下,隨后凜然道:“曜之魄可是在那怪物冥王身上?”

    其實早在先前大神義父給她法螺天珠的時候,她就一直有所懷疑,曜之魄在冥王身上,只是因為之前切身體會過那怪物的厲害,她還一直心存僥幸,如今看來,確實是了。

    “那怪物好對付,也不好對付,總之這次不會再像上次那般幸運,們好自為之。”黎霑模棱兩可的撇下這話,頓時就化為一團慕梓靈想抓也抓不到的紅霧,頃刻間消散不見。

    慕梓靈在原地看愣了好一會兒,才悻悻的嘆了嘆聲。

    果然,在絕對神秘的人物面前,速度再快也是枉然。

    見這會兒天色也不早了,慕梓靈想了想,便決定去往皇城找龍孝羽。

    半路上,慕梓靈遠遠就看見一抹輕飄飄的紅影沖她而來。

    一開始她還以為是黎霑消失復返,卻沒想到是之前被她派去慕府盯梢的冷翼。

    因為之前叮囑過冷翼有異況就來報,沒想到他這么快就回來了,慕梓靈眉頭不由蹙緊:“如何?”

    冷翼的回答很簡單:“有鬼!莫去!”

    慕梓靈無語了下,本想讓他詳細說怎么個鬼法,但看他那冷冰冰的模樣,她只能以自己解說的方式詢問:“意思是說,那女人在慕府有所動作,很危險?”

    冷翼沒出聲,他直接抬手,攤開手掌……23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