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女生小說 > 余生皆是喜歡你 > 第1973章 (2003章)維護
    車子平穩的行駛在馬路上。

    薄瓷雪靠坐在副駕駛,神色帶著淡淡倦意。

    “最近都在加班?”男人清雅的嗓音打破了車廂里的靜默。

    薄瓷雪嗯了一聲,“研究所工作就是這樣,不過我挺喜歡的,忙起來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等紅綠燈時,夜楷看向薄瓷雪,輪廓有些緊繃的道,“瓷雪,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釋,這段時間我對你是真心的,那天也并不是對你反感,是我自己的問題。”

    “是我不好,沒有調整好自己,又一次傷了你的心。”

    薄瓷雪看著他清瘦的輪廓,他眼底和她一樣,都帶著淡淡的陰影。想必最近也是不好受的。

    薄瓷雪咬了咬唇,不想讓彼此沉浸在這樣的氣氛里,她笑著說道,“我知道,那天在醫務室我也是隨口說的那么幾句。”

    這么多年的交情,以后怎么做陌生人呢?

    說的不過是氣話罷了!

    他看著她,沉默了許久。

    車已經開到了薄家別墅,薄瓷雪跟他道了謝,準備推開車門下車,好似想到什么,她又看向他問道,“聽說你要去西部?”

    他淡淡的嗯了一聲。

    薄瓷雪唇角擠出一抹笑,“挺好的。”

    不待他說什么,她推開車門,下了車。

    看著她朝別墅走去的背影,他從儲物盒里拿出煙和打火機。

    清白色煙霧漸漸模糊了他清俊緊繃的輪廓以及晦暗不明的黑眸。

    …………

    薄瓷雪回家泡完澡后睡了一覺。

    醒來后她給南潯打了電話。

    南潯讓她先不要將昨晚的事告訴唐嫵,以唐嫵的脾氣,不管錯在誰,她都會去戰斗她哥的。

    實在她哥的風評太不好了,唐嫵的原則,他玩誰都不能碰她閨蜜。

    跟南潯打完電話,薄瓷雪打開微信,高中群里班[email protected]全體成員。

    周末陳芯結婚,詢問在都城的同學誰去參加婚禮。

    薄瓷雪上個月就收到了陳芯婚禮的電子請柬。

    陳芯是她高二的同桌,關系不算太好,但也不差。

    她一畢業就跟大學同學結婚了,聽說是未婚先孕。

    周末。

    薄瓷雪挑了件湖藍色大衣,化了個淡妝,前往陳芯舉行婚禮的酒店。

    陳芯看到薄瓷雪過來了,十分驚喜,跟新郎介紹了薄瓷雪,熱情的領著薄瓷雪前往宴會廳。

    薄瓷雪和前來參加婚禮的高中同學坐在了一桌。

    薄瓷雪一直都是校花級別的,她一來,就受到了高度的關注。

    男同學喜歡她,女同學就看不慣她。

    薄瓷雪不怎么在乎,以前在學校就有不少女同學說她清高,連校草追求,她都不帶多看一眼的。

    婚宴現場布置得很夢幻,新郎也是多才多藝的,交換戒指前,還唱了首情歌給新娘。

    薄瓷雪全程都跟著笑,眼里也有著淡淡的動容。

    總覺得婚禮離她還很遙遠,又或許,這輩子都不會有吧!

    舉行完婚禮,新娘換了禮服,宴席開始了。

    男同學起哄喝酒,薄瓷雪下午還要回研究所,她搖頭拒絕了。

    同桌的三個女同學都倒了酒,見薄瓷雪不喝,幾個女同學只差沒翻白眼。

    其中有個女同學薄瓷雪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楚黎的親戚。她表現得尤為看不慣薄瓷雪,小聲嘀咕了一句,“假清高!”

    薄瓷雪不想在陳芯婚禮上鬧事,權當沒聽到那女同學的嘀咕。

    她想息事寧人,可人家偏偏不領情。

    酒過三巡,開始發酒瘋。

    端著一杯酒,走到薄瓷雪跟前,“薄瓷雪,大家同學一場,這么多年不見,你就那么不給大家面子?陳芯和她老公來了,你怎么也得敬杯酒祝福他們吧?”

    女同學摔倒桌上將酒杯,皮笑肉不笑,“是不是你眼里,只有儲君才能配得上你敬的酒,既然這么瞧不起人,何必跑來這里?”

    薄瓷雪笑了笑,“沒事找事對么,這么赤果果的嫉妒,不如重回娘胎塑造,等有跟我叫囂的資本了再來!”

    女同學沒想到薄瓷雪會拐著彎罵她丑人多作怪,氣的血壓飆升,“你長得漂亮又有什么用,誰不知道你喜歡儲君多年,想勾搭他,但這么多年一直勾搭未果!”

    薄瓷雪看著不顧場合在那叫囂的女同學,她倒是想起來了,這位女同學討厭她是因為她喜歡高中校草,但校草約過薄瓷雪。

    薄瓷雪臉上笑意加深,“你跟楚黎是不是挑不出什么我的刺了,一直拿我喜歡儲君的事冷嘲熱諷,先不說我跟儲君關系怎么樣,你就去問問楚黎,她跟儲君說話,儲君會搭理她一句嗎?”

    “還有你,就算我追不到儲君,也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天天叭叭別人,還不如好好提高自己,就算沒有我,你喜歡的那位校草也不會多看你一眼!”

    女同學睜大眼睛,唇.瓣微微顫抖,“那又怎么樣,總比你好吧,我現在早就不喜歡那位校草了,我可以開始一段新的感情,你可以嗎?你不行吧,這些年你心里一直就是儲君吧,而儲君就是你的愛而不得!”

    有男同學站起來拉女同學,“你喝多了!”

    女同學甩開男同學的手,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像潑婦般,“薄瓷雪,你就是朵白蓮花,裝的跟什么似的,你真有那么好,為什么得不到儲君的喜歡?”

    薄瓷雪算是看出來了,這位女同學想在婚禮上激怒她,畢竟今天參加婚禮的都算有頭有臉的,女同學可能受了誰的挑唆,故意讓她動怒出丑,那么明天她就會成為上流圈笑話。

    就算她忍住了,喜歡儲君多年卻愛而不得的事,也會被翻出來重新成為眾人茶余飯后的談資。

    誰都沒有注意到,宴會廳門口一行正準備離開的身影停了下來。

    站在夜楷身后的阿右將貴賓送走,夜楷帶著阿左走進了宴會廳。

    宴會廳里的人,一部分注意力在薄瓷雪和那位女同學身上,一部分在新郎新娘身上。誰都沒有注意到走進來的男人。

    夜楷朝薄瓷雪那桌走去,不知道誰發出一聲驚呼,“儲君?”

    宴會廳的賓客都怔住了,不可置信的看著信步而來的男人。

    他今天穿得很正式,西裝三件套,深色褲子熨帖得沒有一絲褶皺,身形挺拔俊雅,打理得規整的短發下,完美得令人心動的俊臉覆著冷到極致的寒冽。

    身上那股高高在上掌權者的氣場強大又冷酷,宴會廳瞬間變得鴉雀無聲,他的腳步聲顯得更為清晰,大家大氣不敢喘一口。

    他削瘦的下頜緊繃著,看的出來,他動怒了。

    誰也不知道他為什么動怒。

    那位找薄瓷雪茬的女同學,雙手緊握成拳頭。她不停告訴自己,不用害怕,反正儲君不喜歡薄瓷雪,不會替薄瓷雪出頭的。

    夜楷從進來開始,漆黑的眸子就只落在薄瓷雪身上,其他人的目光,都被他無視。

    他走到了薄瓷雪跟前。

    “吃完了嗎,我送你回去。”

    薄瓷雪抿了抿唇,不說話。

    他看著她的眸色深沉了幾許,“怎么不跟他們說,是我在追求你?”

    宴會廳的眾人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那位女同學更是張大嘴巴,臉色一片蒼白。

    薄瓷雪沒有說話,她拿了自己的包,走到新娘陳芯很前,說了聲抱歉后,快速離開了。

    全程沒搭理夜楷。

    夜楷看了眼女同學,又掃了眼全場,深黑的眼眸,暗含警告,如同深夜的海域,危險冷冽,“以后我不希望再聽到對她名聲有影響的謠言。”

    他說,那是謠言!

    也就表示,他和薄瓷雪那段讓人津津樂道的感情生活,并不是外界傳的那樣!

    從剛才薄瓷雪表現來看,似乎地位低一點的,是儲君殿下啊!

    夜楷面無表情的離開了。

    他一走,同學那桌的人全都朝女同學投來責備的目光。

    “你到底聽誰胡說八道,儲君不喜歡薄瓷雪的?現在好了,得罪了薄瓷雪和儲君,要是他們追究,以后我們怎么在都城混?”

    說話的是另外兩個女同學,兩人此刻都恨死那位女同學了。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還敢跟薄瓷雪叫囂,若今天不是陳芯婚禮,你看以薄瓷雪的性子,會不會放過你?”

    那位女同學已經臉色蒼白,六神無主了,這都怪楚黎,她不是說儲君對薄瓷雪沒感情嗎?

    這次真是害死她了!

    ……

    夜楷追出酒店。

    薄瓷雪走得飛快,夜楷到停車場時,薄瓷雪已經上了車。

    夜楷正要走過去,跑車突然疾馳而去。

    夜楷迅速上了車。

    阿左追下來,看到夜楷將車開走了,他摸了摸鼻子。

    這都是什么事兒。

    薄瓷雪看到后面那輛追上來的黑色轎車,她加快車速。

    但后面那輛車一直緊跟著她,她加速,他也加速。

    手機在這時還震動了一下。

    薄瓷雪看到新進來一條信息:注意安全。

    薄瓷雪扯了下唇角,猛踩油門。

    夜楷看著前面的跑車,微微蹙了下眉。

    就這樣風馳電掣將近半個小時,薄瓷雪朝后視鏡看去,已經看不到那輛黑色轎車了。

    她將車停到海邊,正要朝海邊走去。

    一抬眸,發現那輛黑色轎車停在前面不遠處。

    薄瓷雪盯著那輛車看了會兒,不得不承認,他對她真是了如指掌。連她停車的路線,他都能摸得清清楚楚。24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