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其他小說 > 心里有個兵工廠 > 五六一章 吃撐了
    夜幕低垂,星星點點的漁火,以及江水拍岸的輕鳴聲,更襯托出江邊的寂靜,一排大木船都系在同一艘駁船后面,就像栓成一串的大螞蚱!

    如此重要的場合,日軍自然要派兵巡邏,而且還很是嚴密,江岸兩支巡邏隊來回穿梭,江面也有汽艇不停飛馳,就算只來十幾個人的小隊,也無法在這種防備下遁形!

    但這些可難不倒趙虎,他就一個人,目標小,速度快,趁兩支巡邏隊背向而馳的短暫時間,一溜煙就跑到了江邊。

    蘆葦太細,可跟不上趙虎的呼吸量,從空間拿出一根細管,輕輕松松就游到了一條木船旁邊。

    兩個巡邏兵聽到腳下有動靜,探頭查看時卻對上了一張齜牙的笑臉,沒等他們搞明白這家伙從哪來,趙虎就果斷出手了!

    “噗噗”

    匹煉似的寒光閃過,被好奇心害死的兩鬼子,難以置信地看著扎進喉嚨里的刺刀,有心想喊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嘩啦嘩啦”

    有人落水,自然驚動了前面船上的鬼子,就在他們轉過頭來時,發現落水的家伙已經狼狽不堪的怕上了船。

    有曹長冷聲喝問道:“怎么回事?你是木村還是由田?”

    不料落水者卻跟失魂落魄似的,一邊向他們的船上跑去,一邊嘟噥著:“水,水鬼!”

    “水鬼?”

    這可是新鮮事,這些鬼子也剛到江邊不久,以前也曾聽說過江內有一些傳聞,此刻自然好奇心甚重,想要問個明白。

    直到趙虎走到跟前,兩個鬼子才發現面孔不對,有心甩槍已經為之過晚,兩支灰色三菱刺刀捅過喉嚨,趙虎就風一般一掠而過,留下兩個無聲軟倒的尸體。

    一擊致命!

    趙虎出手,毫不留情,不但割斷了他們的喉嚨,連同頸椎也一同被擊斷,一瞬間就要了鬼子小命!

    木船都挺大,除了后面兩艘船各有兩個,其他船上都只有一個鬼子,夜間燈火管制,加上趙虎一路驚恐萬分的說著日語,值班鬼子猜疑之時,人已經到了當面!

    戰爭時期,敵我雙方由于機械制造的制約,加上交通不便,都在大力發展內河運輸木船,鬼子有汽艇拖掛,所以這些木船式樣有點變化,去掉了繁瑣的船帆,船型更平,艙位更大,不過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住艙都在后部,畢竟行船可不是一天兩天,總得有個吃飯睡覺的地方。

    趙虎擊殺了這兩船的鬼子,繞過住艙向前時,第三條船上的鬼子自然沒看到怎么回事,就這樣被他一邊用日語糊弄著,一邊逐個清除,沒幾分鐘,就殺到了最前面駁船上!

    這是一艘雙層拖曳汽艇,趙虎輕輕一躍,已然上到二層,艙門從后打開,兩個值班的ji qiang手剛扭頭查看,艙內就響起了輕微的槍機撞擊聲!

    “噗噗”

    消聲阻擊槍的動靜被艙門關在里面,兩鬼子腦門中彈軟倒在地時,趙虎已經穿行到前艙。

    這里鬼子多點,五六個人守著一門三七短管炮,不過只有兩個清醒,其他人都趴在那里呼呼入睡。

    炮兵再清醒也只是炮兵,他們誰也沒想到會有人從戒備森嚴的后面摸上來,十幾槍過后,這六個鬼子就成了一具具尸體!

    搞定上層甲板后,就剩下前甲板上的守衛和下層休息艙了。

    現在有個問題,那就是前甲板上有三個鬼子,分別站在三個方位,趙虎只有一個人,沒有把握在無聲無息的情況下干掉他們,抬腕看了看表,離bao zha時間只有半小時,再拖下去鬼子可就全都驚動了。

    思考了片刻,趙虎決定還是先到下層把里面的鬼子解決掉,哪怕遇到敵人換崗也無所謂,大不了就明火執仗!

    運氣不錯,下層宿舍里面呼嚕聲一片,除了腳臭讓他難受,顧不上捂鼻子,拿出工具,輕車熟路的開起工來!

    一路干掉了十來個,船艙里有血腥味彌漫,趙虎有到各處巡視了一圈,還別說真有漏網之魚,兩個躲在機艙里打瞌睡的被他找了出來一一解決。

    看看時間還有十多分鐘,趙虎決定不等了,駁船在江上多一分鐘就多一份危險。

    甲板上三個鬼子正有點無聊,突然聽到后面艙室里傳來一陣“嗚嗚”的怪聲,不像是風,又不像人叫,聽得他們頭皮發麻。

    “大島,你聽出什么沒有?”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要不回去看看?”

    “嗯,我們三個一起回去,你們從兩邊摸過去,我在后面給你們壓陣!”

    兩個鬼子互相看一眼,就算月光不明也能知道對方的心思:不就是個小伍長么?算了,伍長也是長,先上去看看吧。

    三個鬼子磨磨蹭蹭,一直等了好幾分鐘才走到面前,可把趙虎氣壞了,一氣之下,就按下了壓鐵!

    “篤篤、篤篤篤…”

    九二重之所以準確,就因為槍聲太重,此時用來收拾三個不知好歹的家伙太適合不過,槍響人倒!

    三個鬼子,左邊的被擊穿胸腹,右邊的打爛了半邊身體,后面那個想跑的被打斷了腰椎,一時半會死不了,正在慢慢爬行!

    趙虎沒去管那些爛乎乎的鬼子,轉身就往下層沖去,他得在最短時間內發動駁船,把整條船隊開走!

    槍聲一響,廠區旁邊的駐軍就被驚動了,值班軍官第一時間就往廠內打電話,莫西了好幾聲都無人應答,頓感不妙,立即命令士兵前往查看。

    兵營近,江邊遠,值星官親自帶隊前去,等幾輛三挎子開到江邊時,發現原本一長溜船隊居然了無蹤跡!

    這還得了,上面裝的可都是帝國的寶貝,這里重兵云集,是誰敢來摸老鼠屁#股?

    正焦慮間,北邊突然亮了一下,接著,一團團亮光同時閃起,就像盛世的煙花次第開放,緊接著,隆隆的bao zha聲也傳入耳中,震得值星官身體一抖,重新坐回挎斗:“一個中隊,一個中隊啊,不,廠里的設備,設備也完了……”

    鬼子在嚎喪,已經駛進一條河灣的趙虎卻在清點戰利品:“設備基本全了,這幾船有好多zha yao啊,嗯,硝@胺化肥也是好東西,和木粉炒一炒也是zha yao,就是量有點多,一下子吃撐了!”21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