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線索
    牟志高心中隱隱覺得不安,不過面上卻是一副很詫異的樣子,甚至帶著幾分不解和埋怨,說道:“小喬總你你……你剛才要的資料我這不是正在找嗎?等會我給你送辦公室不就完了嘛……啊,你,你……”

    就他的意思好像是芩谷是因為他送資料送慢了,來對他問責的。

    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芩谷卻是猛地沖了過去……或者說從芩谷用鑰匙打開門,再反手關上門,撲向對方,整個動作無比連貫,一氣呵成。

    幾乎就在對方剛好放下電話開始狡辯,試圖把手機藏到背后時,芩谷便如同猛虎撲食一樣將對方按在了桌子上,然后一把將手機捋了過來。

    對于這樣的人,想要讓對方乖乖交出證據,乖乖自動承認錯誤內外勾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這樣的人也不值得“文明”“禮貌”對待,芩谷正愁找不到暗中針對原主的力量呢,她可不會錯失這樣的機會。

    芩谷拿到手機,界面上一條消息正正準備發出去:被發現了……

    呵,原來是通風報信。

    晚了。

    上面除了剛剛通話的那個電話以及這條信息之外,并沒有其它的可疑電話和信息。

    可見這個牟志高行事也是非常謹慎了,每次聯系后都會把所有記錄刪除。

    要是剛才芩谷的動作再稍微猶豫一絲絲,慢一丟丟……那么她什么線索都得不到。

    芩谷沒有理會牟志高的喊叫,首先將這條消息刪除,掃了一眼,便將電話記了下來。然后將手機放在自己口袋里。

    牟志高指著芩谷:“小喬總,你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搶我的手機干什么?我我剛才只是…只是跟一個朋友聊聊。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是……”違法的。

    芩谷冷眼看著他,說,我就讓你說。

    因為原主和對方是校友,而且曾經在一次郊游的時候發生了一起小意外,對方幫了原主一把。

    然后便逐漸和原主關系拉進,最后成了“最好”的朋友。

    不管原主對于自己養父母的事情上多么混蛋,但是他對于這個朋友是真正的信任,并且也真心幫助了對方許多。

    比如之前牟志高母親做手術,原主不僅利用關系介紹最好的醫生,還幫他給了醫藥費。

    比如牟志高現在他和他父母住的房子也是原主的,沒有要他們一分房租,就連水電物管都是從原主的賬上劃。

    比如……

    芩谷冷冷地說道:“牟志高,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針對我,但是你,你沒有這個資格。”

    “小喬總,你你今天這是怎么了?我我不就是拿資料稍微慢了一點嗎?剛才是有人打電話進來,我我就順便接了個電話而已,你也用不著發這么大的火吧。”

    牟志高扶了扶鏡框以掩蓋他的慌亂,但是仍舊語無倫次地狡辯。

    對于沒有生死大仇的人,芩谷并不是一個一上來就要把對方趕盡殺絕的人。

    她說那么多,其實在內心還是希望對方有個更合理的理由。

    畢竟在原主而言是曾經寄托了無限信任,有過非常美好的過去,一下子黑化了總歸不好。

    很遺憾,這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小人。

    芩谷見此,懶得再跟這樣的人廢話了,給了他機會不懂得珍惜,罷了。

    伸手劈向其脖子,牟志高身體一歪,芩谷眼疾手快將其托住,扛到旁邊沙發上。塞住嘴巴,又從抽屜里拿來膠帶綁住其手腳。

    把身上所有東西捋出來。

    做好這些后,便把之前找到的文件逐一梳理一遍,上面留的都是公司電話,打過去都是前臺接的,也都是例行的回答,沒用。

    不過芩谷卻把法人代表公司地址記了下來……之前原主基本上都是委托牟志高去辦這些,所以他還從來沒有親自到對方的公司去一趟呢。

    芩谷想,對方要作下這么大的局,就算是這些公司背后是個空殼子,但至少有一個殼子在那啊。

    她想的還是太樂觀了,對方是連一個殼子都沒有。

    沒錯,這些地址都是虛構的。

    也就是說,除了公司簽訂的完全投資陽光城市之星項目的合同是真的之外,其它都是假的。

    芩谷長長呼出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氣,不要急……總歸還有破綻的。

    她看了眼在沙發上漸漸蘇醒的牟志高,此時他已經沒有之前的圓滑和僥幸,神情中是惶恐和心虛,嘴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辦公室里的人都下班了,芩谷走過去把對方嘴里的棉巾扯下來。

    “小喬總,你你這是在干什么啊?你這樣做是……”

    芩谷冷冷打斷對方的話:“是不是那次郊游意外其實并不是真正的‘意外’,而是你故意接近我的契機?”

    牟志高剩下的話被扼住了一樣,眼神躲閃,不敢看芩谷的眼睛。

    因為膠帶綁的很緊,此時傳來陣陣麻木的疼痛,他看著小喬總……雖然并不明白為什么才一兩天沒見,突然間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但是他還是認得清眼前情況——對方現在仍舊是小喬總,而他,就只是小小打工的,只是別人手中的一枚棋子,一個馬前卒而已。

    “小喬總你你聽我解釋,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我……”

    芩谷:“說點干貨吧。”

    牟志高:“我我也只是個小小打工的,看在我們多年交情的份上求求你別再為難我了。你也知道,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媽現在身體不好一直都需要吃藥維持,我老婆剛剛生了孩子……一家子都等著我吃飯呢,小喬總,我也是沒辦法啊。我從來就沒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

    芩谷眉心微蹙,又打這樣的感情牌。

    當初跟那些人勾結坑害原主的時候怎么沒想到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啊?

    在外面跟其她女人風流快活的時候怎么沒想到自己已經結婚生子了呢?

    現在就把這些推出來做自己的擋箭牌……芩谷可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主。

    最后問道:“這樣吧,我最后問你一個問題,這個田明光背后的人是誰?”

    搜狗8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