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流氓神針周霆夏萍 > 第71章來陪我也行
    周霆,我給你打下手。<a href="zuox" target="_blank">zuox</a>看到周霆朝廚房走去,張姨跟上說道。

    打開廚房的燈,周霆快速的剁著雞。而張芳進來后,則開始洗菜。

    小霆,真可以啊,這么年輕就能賺這么多錢,這一天的功夫,就有好幾百萬到手了。張芳咯咯笑道。

    我運氣好。每個人都愛錢,周霆也不例外。今天賺了不少錢,雖然都沒到賬,不過肯定跑不了的。

    就當周霆心中高興,一陣短信鈴聲響起,周霆拿出手機一看,原來是銀行提示的消息,上面赫然顯示卡里存入一百五十萬!

    緊接著又是一條短信傳來,周霆一看是韓信的,點開一看,上面寫道:蕭神醫,錢已匯至,有空請你吃飯。

    周霆笑著回了句收到,便收起了手機。

    你今天給齊小姐治療的時候,是怎么作弄人家的?我看她那小內,跟被水洗了一樣。張芳曖昧的看著周霆問道。

    去你的,我能干什么,什么都沒做。周霆無奈道。

    什么都沒做?你當時只是給我做個胸部推拿,就讓我受不了了,這次你肯定占了不少便宜吧。張芳花枝亂顫笑著。

    這些都是治療需要,我又不是故意占便宜。周霆無奈道。

    你有理行了吧,對了小霆,你說的那個豆蔻膏是做什么的?怎么小姐還要我試驗一下效果?張芳突然問道。

    周霆聞言一愣,好笑的看著張芳問道:怎么,白小姐怎么和你說的?

    小姐只說晚上讓我留下來試驗一下你配置的藥膏,叫豆蔻膏,其他的都沒說。張芳答道。

    周霆聽后心中一笑,湊近張芳附在她耳邊說:這豆蔻膏嘛,可以使你一些顏色深的地方,顏色變成十幾歲的少女一樣的顏色。

    顏色深的地方?電光石火間,張芳便知道周霆所說的什么地方。紅著臉,張嘴啐道:你怎么配置這藥膏,害不害臊?

    怎么,你不想試試?不想讓你那里的顏色,變得粉嫩嫩的讓你老公喜歡?周霆壞笑著問道。

    張芳問被的說不出話,嬌怒的看了眼周霆,不滿的問道:怎么,你還嫌我那里黑?你當時吃的時候可沒說什么。

    被張芳說的心中大汗,周霆笑道:我哪會嫌棄張姨,黑點顯得有成熟韻味,再說我這也不是嫌棄你,只是為了試試藥膏效果,如果效果好的話,到時候白小姐就準備出售了。

    好吧,算你有理。張芳說了一句,心里也有些期待,誰不想讓自己變得嫩一點呢?

    由于要照顧身體尚未恢復的張悅,周霆準備這次用藥多一些。一些頗有藥效的藥材,直接扔進了電飯煲,和切碎的母雞一起燉起來。

    打開煤氣灶,放個黑鍋在上面,把魚朝著鍋里放去。

    小霆,你有沒有和屋里那個女人做那事?正幫忙洗菜的張芳,小聲問道。

    哪有,我又不是那種人。小霆急忙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真的假的?那女人我看長得不錯,雖然皮膚不太好,但也算耐看。你怎么就忍住了呢?張芳笑問道。

    一夜的時間,加上美人泥的作用,被河水泡爛的皮膚,已經恢復的差不多,張悅整個人也恢復了原本的容貌,露出了美麗的芳容。這樣一個嬌滴滴的美人藏在家里,張芳不得不懷疑一下兩人之間有沒有什么關系。

    我看張姨也不錯,要不你現在就從了我吧。周霆嘿嘿笑著。

    去你的,滾蛋。張芳笑罵道,雖然嘴上不同意,不過腦海里卻想到了之前和周霆在車里的場景。想到周霆那劍拔弩張的長度,張芳就一陣心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草雞煮的話還需要一段時間,周霆做好魚后,又炒了一盤土豆絲和一盤豆腐卷。

    聞著這菜香,張芳不禁笑道:這可真夠香的,小霆,以后誰嫁給你,可就真的享福了。張芳感嘆道,這樣的老公,提著燈籠都找不到啊。

    看你說的,我要是真好,現在早就有女朋友了。周霆無奈道。

    不著急,你要是用心找,肯定很多女孩會接受你的。張芳開導著周霆。

    白香草和駱影也都被周霆做的飯香吸引,全都跑到廚房,看著周霆做飯。

    哇,小霆,你不會真的是廚師學校畢業的吧。白香草驚訝道。

    嘿嘿。周霆只是笑笑,并未接話。

    白香草和駱影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聽周霆說還差一會兒就做好,急忙跑到飯桌等周霆開飯,炒好了菜周霆又燒了一鍋雞蛋湯。

    約莫又過了十分鐘,周霆拔掉燉雞的電飯煲電源,將菜一個個端上了桌子。一桌五人,四菜一湯,還算不錯。

    張悅,你吃這個。周霆單獨給張悅盛了一晚雞肉和魚肉,里面還泡著一些藥材。里面的中藥吃了,肌湯也喝掉,很有營養的。

    張悅聞言點點頭,心中閃過一絲感動。看著周霆的眼神,隱約有一絲感激與悸動。這么多年過去了,自從自己老公死后,這還是第一次有一種被其他男人照顧的感覺。

    周霆做的飯很好吃,加上也沒外人,幾個人吃的歡暢,很快飯就被吃的干凈。

    白香草摸著肚子,長舒口氣道:可撐死我了,小霆,如果有機會姐姐一定包養你,你只負責給我做飯就行了。

    行啊,不過包養我得給錢的。周霆笑道。

    行,一個月給你一百,包吃住,怎么樣?白香草大笑道。

    一百太多了,我花不完。周霆沒好氣的道。

    哈哈哈……眾人聞言一陣輕笑。

    眾人又說了一會,周霆看張悅的眼神很是疲憊,便抱著她去了趟廁所,安排她睡覺了。

    就要走出房間,張悅突然拉住周霆。周霆笑著回過頭,輕聲問道:怎么了美女,今晚還想留我陪你?

    去你的,原本還想和你說謝謝的,現在我又不想說了。張悅白了周霆一眼道。

    有啥好謝的,好好休息吧。周霆笑道。

    對了,你夜里睡哪兒?張悅問道。

    呃……周霆被問得一呆,隨機笑道:我睡堂屋沙發。

    你要是沒地方睡,就來陪我也行,這個床正好也大,不過你來了不許動手動腳。張悅咬了咬嘴唇道。

    嘿嘿,到時候再看看。周霆捏了下張悅的臉,不待后者發作,就跑出了房間。

    看著周霆的背影,張悅眼神有些恍惚。周霆這家伙明明比自己小很多,自己怎么會有一種依賴的感覺?

    你們坐下聊會,我給小影做個推拿,她蹲了一天累壞了。周霆說完,在張芳曖昧的目光中,帶著駱影走進了東屋。

    小霆哥,她們還在外面,會不會不方便?駱影小聲問道。

    她們又看不到,你放心好了。周霆將門反鎖上,對著駱影道:爬上床吧。

    雖然有前幾次的推拿經驗,不過當著你的面脫掉衣服,駱影依舊會臉紅。

    將衣服全部脫下后,駱影嬌羞的躺在床上,等著周霆推拿。

    看著駱影傲人的身材,周霆強穩心神,手攀上駱影玉足,開始輕輕推拿。

    小霆哥,我還沒洗澡,身上有些臟。駱影突然坐起身體,小聲說道。

    沒什么,給你推拿一下就好,你就躺著唄。小霆扶著駱影躺下,一只手說巧不巧的放在駱影波上,那飽滿柔軟的感覺頓時傳來。

    駱影臉一紅,原本周霆雖然摸過自己胸,但那都是推拿的時候,現在直接摸向自己胸,是不是故意占自己便宜?

    腦子里胡思亂想著,駱影躺在床上,心咚咚快速跳動。

    周霆手不停,蘊含龍鳳訣真氣的手,很快便到了駱影腿根。連續幾次被周霆推拿,駱影的身體似乎變得更為敏感,隨著周霆的手在大腿上推拿,駱影身體如圖觸電顫抖了下。

    周霆大手游動,很快便攀上了兩團柔軟的肉上。駱影雖然感覺疲勞一點點的驅除,但嬌羞的感覺越發濃重。

    而且周霆在胸上推拿時,那種刺激的感覺,更讓駱影受不了,很快便渾身酥軟躺在床上,小嘴一張一合,一陣悅耳的聲音從其嘴里發出。

    周霆在這樣的刺激下,感覺自己身體一陣繃緊,強忍著心中的邪火,在駱影胸上捏著,不斷改變著軟肉的形狀。

    當周霆停止推拿后,駱影撩人的叫聲才算停止,臉蛋紅撲撲的看著周霆,媚眼蘊含的春意煞是動人。

    看著一泓清泉流出,駱影越發的羞澀,找出紙擦干凈后,穿好衣服后和周霆走出房門,和白香草、張芳告辭后,便急匆匆回家里洗澡去了。

    等到周霆出來后,張芳曖昧的看了眼周霆,咯咯笑問道:小霆,你對人家小丫頭做了什么,怎么人家一副被非禮的樣子。

    就是,周霆你坦白交代啊。白香草在一旁附和。

    去你的,我能做什么,只是推拿一下去疲勞而已。周霆無奈辯解道。

    是嗎,當時你給我推拿的時候,那場面可有些少兒不宜呢,這次你不會也……白香草眼神怪異的看著周霆,滿臉戲謔。

    算了,不和你們爭辯,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歪。周霆笑道。

    好了,不和你鬧了,你那豆蔻膏拿出來給我們見識一下吧。白香草問道。

    聽到自家小姐的話,張芳臉色微紅,之前從周霆嘴里打聽到豆蔻膏的作用,想想就有些羞人。

    周霆又拿出一個瓶子,看到周霆竟然又用這種飲料空瓶子裝藥膏,白香草和張芳有些無語。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