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 第455章 相愛恨晚,許你一輩子的天荒地老!(全劇終)
    半個月過去了,厲爵的人并沒有找到秦瑜。∈八∈八∈讀∈書,.≦.o≧

    她不僅是沒有辦理過入住酒店的痕跡,就連出租屋也沒有留下她的痕跡。

    厲爵的人幾乎是翻遍了整個京都了,還是一無所獲,就連公益性場所也找過了,并沒有任何線索。

    除了秦瑜和虞夕的身份,厲爵的人也在積極追查一切可疑的身份,可是,還是沒有傳來好消息。

    那個狡猾的女人會去哪里?她不是要沖著虞夕來的嗎?

    她竟然能沉得住氣不現身,她實在是太詭異了!

    搜遍整個京都了都沒有找到人,厲爵讓搜索的人擴大范圍,把目標移到了郊外,甚至荒嶺也不能放過。

    ……

    已經挺久沒出去玩了,小厲焰呆在家玩膩了,小家伙不安份地哭鬧了起來。

    給他玩具,他都不要了,丟到了地上去,大人哄他,他也不愿意了。

    即便是家里也有一套齊全的游樂中心,他也不肯玩了。

    即便是家里也有嬰兒游泳池,專門是為他建的,他也不愛游泳了,就是哭鬧想出去,可憐兮兮的小眼睛就是愛望著門口的方向。

    “怎么辦?小孩子關不住的,不像大人可以呆在家里。再說了,后天也到了帶他回醫院服糖丸種疫苗的日子了。”

    厲爵想了一下,這樣下去的確也不是個辦法,看著兒子這樣哭鬧,他也心疼。

    再說了,小孩子哪能天天呆在家里的,即便是呆久了,大人也會覺得悶的。

    虞夕躲在家里,秦瑜也會躲起來,她出門的話,她也肯定會跟著的,伺機下手。

    最好是能引她出來吧,然后把她抓起來。

    “老婆,我們后天正常帶兒子回醫院服糖丸種疫苗,不過,要小心點,秦瑜有可能隨時出現的,我會加派保鏢保護你們的。”

    “嗯,我會小心,不能讓秦瑜得逞。”

    ~~~~~~~~~~

    提前一天,厲爵就布控好了整條路線,他也按時陪虞夕帶兒子回醫院。

    小家伙能出來了可高興了,坐在爸爸的車里吚吚呀呀的,小嘴也微微噘起,像是微笑一樣。

    厲爵沒有開車,他安排了保鏢來開,他陪虞夕坐在后座,而且,他警覺性很高,他犀利的眼眸時不時地注意著周圍。

    去醫院的途中有驚無險,一切都在掌控中,也沒有出現任何小插曲。

    小厲焰在防保科的游泳池里游泳,他可開心了,小手拍起的水花都濺到了別的小朋友臉上去了。

    時不時的,他盯著爸爸媽媽笑了,事實上,小家伙喜歡熱鬧。

    而且,他的小腿蹬動得很賣力。

    小厲焰穿好衣服了,虞夕正準備抱他去體檢順便服糖丸疫苗,他們碰到了虞崢和邢楷瑞也帶他們家浩宇來做體檢。

    遇到了,他們四個便一起聊了,還可以作伴。

    媽媽和大姨在聊天,爸爸他們去辦手續了,小厲焰睡在嬰兒車上也不乖,他的腳不僅踢著嬰兒車,他還去踢表弟了。

    邢浩宇小一點,沒多久被厲焰踢疼了,他哭了起來。

    虞夕和虞崢去看個究竟了,小厲焰還不知悔改,他的小腳還是踢得蠻有勁的。

    “小壞蛋,不許欺負表弟。表弟還小,哪是你的對手來的,你是表哥,要做榜樣的。”說著,虞夕輕輕地拍了幾下厲焰的腳,當作是教訓他了。

    小家伙以為是媽媽跟他玩的,他格格笑了。

    “呀的,你還笑,真是調皮!”

    “虞夕,算了,小孩子都是這樣的。他們年紀差不多,肯定是打鬧著長大的,越打越親嘛!”

    虞崢把兒子抱了起來哄了,一會兒之后,她家的浩宇不哭了,他的小手也去拽表哥了,他的小腳也不安份地亂踢動了。

    “他們以后感情應該挺好的,就像他們爸爸那樣。”

    “是呀,都是小壞蛋,身上都有他們爸爸的影子。”

    “我家這個晚上只醒來一次,還好喝了牛奶又睡了。”

    “我家這個也是了,不過,愛黏著邢楷瑞。要是他爸爸不抱他,那雙小眼睛就淚汪汪的了,一接過抱他,馬上笑了,精得很呢!”

    事實上也是如此,邢浩宇哭過之后一會兒就好了,他抓到了表哥的手,兩個小家伙又玩了起來了,吚吚呀呀的!

    ~~~~~~~~~~

    兩個小家伙都體檢完了,也服過糖丸疫苗了,時間卻不早了,所以,他們四個都帶孩子找間餐廳吃飯了。

    厲爵一點也沒有放松,不管走去哪里,他都要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從去醫院開始,他這一路都看到好幾個像伊朗地區的裝扮的女人。

    她們穿著黑色長袍,裹著黑色頭巾,遮住臉,只露出一雙眼睛。

    眼睛周圍的皮膚是黑色的,跟那邊的人挺相似的。

    他們去了餐廳,也恰好有兩個那樣的女人進去用餐了。

    除了一雙眼睛,她們都戴著手套也裹著頭巾,究竟是什么樣子的,看得不清。

    厲爵注意到她們點餐了,沒有吭聲,僅是指著餐牌點餐。

    虞夕讓厲爵看著兒子,她去了洗手間洗奶瓶了。

    她還沒回來,一會兒了,其中一個裹得一身黑的女人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了。

    厲爵緊盯著她的背影,突然,他像是被雷擊中似的,他讓邢楷瑞和保鏢看緊他兒子,他也起身跟去了洗手間,并加快了腳步。

    突然,厲爵大聲喊:“秦瑜!”

    同時,他也是想通知虞夕有危險,他讓她警覺起來。

    那位裹黑色頭巾只露一雙黑眼睛的女人沒有回應,她依舊往女洗手間跑去,而且是越跑越快。

    見女人這樣的反應,厲爵更加斷定是她了,他也迅速追了上去。

    他相信他所看到的同一種裝扮的女人僅是秦瑜用來掩飾她自己的,那個女人的心機可不是一般的重。

    早就伺候時機的秦瑜豈會放過這個機會,這個時候她掏出了一把qiang指著虞夕的腦袋,她傲然地瞪著厲爵。

    剎那間,她也把黑色頭巾扯掉了,露出了臉。

    她的眼睛周圍是黑色的,原來是化了妝,并不是真的黑皮膚。

    她知道他整個京都都在找她,害她都躲到山里去了,她是好不容易才盼到虞夕那個賤女人出來的。

    “你上來啊,我馬上一qiang打死你老婆,她若是死了,我死也值了。”果然是一模一樣的臉,身高也差不多,聲音也極相似。

    就連手中還拿著奶瓶被秦瑜拽出來的虞夕也相當的驚訝,她聽見厲爵的喊聲,她立刻就反應過來,但,她還是被秦瑜用qiang指著腦門了,頓時她就不敢亂動了。

    她若是亂來,絕對快不過秦瑜手中執著的qiang的子彈。

    跟著厲爵的保鏢也沖了上來,他們把秦瑜圍住,雙方對峙著。

    “果然是你,別以為你整成我老婆了我就認不出你了。即便是像,感覺你還不是虞夕,你倆差遠了。你知道嗎?單是看背影,哪怕是你穿著黑罩衫把自己裹緊了,我還是分得出你不是她。

    你別以為你不出聲我就不知道是你,我愛我老婆,她的一顰一笑,哪怕是一個動作早就深刻在我的腦海里,錯不了,你想以假亂真也絕對逃不過我的雙眼。你知道你是怎么露出馬腳的嗎?外國人不可能如此的熟悉京都,點餐不可能這么熟練。”

    “哈哈哈……”秦瑜笑得很陰沉,“你這是有多注意我啊,我很開心!不過,你還是輸了,你老婆就在我手中,我一qiang可以打死她。我得不到的東西,她也別想得到。

    我死了就死了,我要你老婆陪著。讓你識穿了我,沒關系,我也沒打算放過你老婆,我也不想逃了,我要你活著也是痛苦的。”

    說著,秦瑜的手指已經放在了qiang的勾子上,她的面容猙獰,神色也是陰沉沉的。

    她來京都已經確定好了,要么取代虞夕做厲太太,如果失敗了,她就跟她同歸于盡,即便是死,她也要厲爵不好過。

    “秦瑜,你放開我老婆,你要殺就殺我。負你的人是我,不關我老婆的事。”

    厲爵勸道,他也緩緩前進,他如鷹般犀利的眼眸四處流轉著,他暗地里觀察著現場的環境。

    他注意到了,秦瑜挾持虞夕所站的位置的正前方有個消防栓。

    “厲爵,你站住,不許走過來,別以為我不敢殺你。等我殺了你老婆,我再收拾你這個混蛋。”

    秦瑜很激動,她是要決心殺掉虞夕的,她也不打算活著。

    厲爵沒再吭聲刺激秦瑜了,而是給了虞夕一個眼神,他示意她等一下逃走。

    虞夕望著厲爵,她搖著頭,仿佛是要他走。

    秦瑜已經瘋了,她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的,不排除她殺了自己之后會殺了厲爵。

    如果他們倆都遭遇不測了,他們的孩子怎么辦?

    她寧愿死的是她,厲爵不要牽扯進來了。

    厲爵沒有聽虞夕的意思,他沒有退縮,冷不防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開了消防栓的水伐。

    出奇不意,高強的水壓向沖天那樣噴了出來,把秦瑜和虞夕剎那間沖飛了,并彈開了。

    撞到墻壁,又跌回地上,全身也濕了,虞夕顧不了那么身上的疼痛,她爬了起來逃開了秦瑜。

    一部份保鏢護著虞夕,另一部份跟著厲爵與秦瑜對峙著。

    雖然身體也被撞飛了,就連手中的qiang也掉了,秦瑜還是不死心地爬起來撿qiang了,剎那間,還是厲爵的腳快,他狠狠地踩著她的手,阻止她去撿qiang。

    突然,秦瑜從黑罩衫里掏出bi shou,她狠狠地刺進了厲爵的腳里。

    他阻止她,她也絕對不讓他好過,死也要拉上他。

    秦瑜把bi shouba chu lai了,她正準備刺第二刀,剎那間,其中一位保鏢檢起地上的qiang朝秦瑜的手開了一qiang。

    中qiang了,因為疼痛,秦瑜這才松開了bi shou,躺在地上的她也被保鏢控制住了。

    “厲爵,你混蛋,我詛咒你不得好死!”手疼痛著,血流不止,秦瑜還是極不安份掙扎著。

    “我不會死的,你等著,我一定要你過得生不如死!”腳痛流血了,厲爵還是很大聲怒吼秦瑜,其他人已經報警了,警察也來處理了。

    雖然聽說出事了,為了孩子們的安全,邢楷瑞沒有去幫忙,而是打電話叫白天宇過來支援。

    ~~~~~~~~~~

    秦瑜被保鏢制住了,險情解除了,虞夕見厲爵受了傷,她馬上過去扶著他,她還驚慌地喊人叫救護車。

    秦瑜剛才那么狠刺下去,厲爵的腳肯定傷得不輕的。

    消防栓還在嘩嘩噴水,地上的血漬很快被沖走了,餐廳的服務員送上毛巾了,虞夕也顧不得去擦濕頭發了,她只擔心厲爵。

    “別跟這個瘋女人生氣了,我先陪你去醫院。你傻了,你那樣沖上去不要命了,瘋女人什么都做得出來的,好在是傷到腳而已,萬一她還藏著一把qiang的話,你怎么辦?萬一你出事了,我和孩子怎么辦?”

    激動地罵著厲爵,虞夕都哭了,剛才不知道有多危險,她都嚇死了。

    秦瑜有qiang的,他還那樣不顧一切跟她拼了,她不知道有多擔心他。

    “老婆,別哭,我沒事的,只是腳流點血而已,你沒事我就放心了。”厲爵安慰著虞夕,他還欣慰笑了。

    她會哭,她會擔心,那證明了她是在乎他的,也是緊張她的,這已經夠了,他死也無憾了。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逞強,我都擔心死了。厲爵,你聽著,你以后不許拿自己的命去拼了,你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我死沒關系,我不要你為我去送命,我愛你,你知道嗎?”

    淚水溢出了眼眶,虞夕的小臉瞬間布滿了淚痕。

    她說她愛他!厲爵好高興,他終于等到她的話了,他沒有一天不盼著她對他說那三個字的。

    不自覺的,厲爵的眼睛也濕潤了,他一把緊緊地抱著虞夕。

    “老婆,我沒事的,我要和你永遠在一起,我以后都不讓你擔心了。我愛你,比愛我的命還要重要,我不會讓你有事的,這是我做為男人的神圣責任。”說著,厲爵輕柔地吻去了虞夕眼睫上的淚水,他還吻了她的唇瓣。

    “真受不了你了,腳都流血了還要吻老婆,醫生來了,快躺到架子上吧。”邢楷瑞抱著厲焰,他提醒厲爵。

    “我疼老婆,你有意見啊?為她流血,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姐夫在,姐姐也在,還有其他保鏢和醫務人員,猛地,虞夕推了推厲爵。

    “好了啦,我不哭了,你快去醫院。”

    “好,我聽老婆的話。”說著,厲爵還要親一下虞夕的臉。

    看到厲爵對虞夕這么好,虞崢也對他改變了看法,當真心愛一個人的時候,愛真的會超越一切的!

    她現在相信了,厲爵現在是真的愛慘了虞夕了,她不用擔心她不幸福了。

    ~~~~~~~~~~

    聽說厲爵受傷住院了,傅寶珠和厲風行以及虞家夫婦都馬上趕去醫院看了。

    受了傷的秦瑜被警方控制住了,在場的保鏢也去了警局錄口供了,還有餐廳里的員工也一并去了警局作證。

    那名跟秦瑜一樣打扮的女人聽說秦瑜出事后,她早就走得無影無蹤了,她是她給錢讓她打扮成那樣的。

    “還好沒傷到筋骨,那個女人也真是*的,竟然花癡到整成了虞夕,太可怕了,好在現在也把人抓住了。”

    聽說了經過,傅寶珠還是一陣后怕,她叮囑著厲爵好好養傷。

    警局那邊已經有白天宇去處理跟進案子了,他也聯系了精神科權威醫生。

    絕對不能讓秦瑜再出來了,厲爵是決心要關她一輩子了。

    “是呀,好在大家都沒事,聽說出事了,我的心跳得好快,真擔心你們出事。你們兩個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孩子還那么小,要是真出事我得傷心死了。”

    楊潔心也挺害怕的,她的心都揪了起來了,好在醫生說厲爵沒什么大礙,是皮鞋幫他擋了一部分刀子。

    泡了水,以防感染,所以他要住院觀察,還要掛三天的消炎藥水。

    沒有大事就好,總算讓人放心多了。

    “媽,你們都放心,我舍不得拋下虞夕和孩子的,所以,我是不會讓自己出事的。”厲爵雖然半躺在病*上,他的手可是一直抓著虞夕的,他不想放開。

    “你懂得這么想就好了,以后都注意些,我希望你們小兩口幸福過日子的。改天,我跟寶珠去替你們祈福吧,希望你們以后沒災沒難了。”

    “謝謝媽!”

    厲星桐見爸爸的腳被白紗布包裹著了,她輕輕地吹了吹。

    “爸爸,你疼嗎?嘟嘟呼呼!”

    “謝謝寶貝,爸爸想死你了!”說著,厲爵抱過女兒,他親了她好幾下。

    見爸爸親姐姐了,爺爺抱著的厲焰吚吚呀呀的,厲爵笑著看他,他讓老爸也把兒子給他抱。

    “好了,爸爸也疼你,知道焰焰也乖了。”說著,厲爵也親了幾下兒子的紛嫩臉頰。

    有兒有女,還有*,他已經是人生的大贏家了,他也滿足了!

    重要的是,他也聽老婆親口說愛他了,他這輩子已經沒有任何的遺憾了!

    ~~~~~~~~~~

    三個月后,虞家很熱鬧,新娘的房間都擠滿了人,虞萬里和楊潔心也是滿臉的笑容,因為他們的兩個女兒同一天補辦婚禮了。

    “兄弟們,快點去幫忙找鞋子,找不到鞋子,老婆不肯跟我們走的。”

    “好,大家盡力找找!”白天宇回應了,他跟吳卓凡最積極了,任何一個死角都找遍了都沒有找到新娘的另一個鞋子。

    楊潔心在一旁助威,“伴娘們悠著點哈,別讓錯過了吉時出門。”

    “媽,還是你最好,最懂我們的心了。”立時,厲爵討好了丈母娘。

    虞夕和虞崢都穿上了白色的婚紗,她們都不約而同笑著盯著厲爵和邢楷瑞。

    “老婆,饒了我吧,鞋子藏哪去了?伴娘們,姐妹們,我發紅包,快快把鞋子交出來。”

    說著,厲爵從西裝口袋里掏出了一疊紅包,他非常識趣派給了房間里的姐妹團。

    “姐妹們,打開包包,我來檢查。”邢楷瑞也很賣力去找鞋子了。

    虞夕痞痞地看著厲爵,她笑了。

    驀地,厲爵走過來了,他抱著虞夕往她身后一摸,瞬間,他吻住了虞夕的唇瓣。

    太壞了,竟然把鞋子藏到婚紗底下去了。

    “找到了,我們先走了,姐夫,你加油哈!老婆,謝謝你!”說著,厲爵又親了虞夕幾下。

    他蹲下來給虞夕穿好鞋子之后,他把她抱下樓了。

    沒多久,邢楷瑞也在姐妹團的包包里找到了虞崢的鞋子,雖然他們現在是復婚了,他們還是一樣的高興一樣的激動,他是真心誠意的要迎虞崢回家的。

    邢楷瑞也親了虞崢,最后是戀戀不舍地移開薄唇。

    他們相信好運還會繼續眷顧他們的,再過八個月,他們將會迎來他們的第二個寶寶了。

    虞崢又懷孕了,高佩珊相當的開心,她今天負責抱著邢浩宇,她也盼著第二個孫子的到來。

    邢楷瑞再辦婚禮,她也相當贊成,這一次她是發自內心的高興的,并不是不情愿去妥協。

    ~~~~~~~~~~

    三家聯姻辦喜宴,酒席是設在京都大酒店的最大的那個宴會廳的,可以容納兩百桌以上。

    這么隆重的聯婚,幾乎整個京都的上流圈都到了,還有媒體們全程守候捕捉新人的點滴。

    風御野一家四口來了,云熙還擁抱了虞夕,她祝福他們白頭偕老。

    風澤熙和厲星桐做花童,那兩個小家伙也可開心了,笑得合不攏嘴。

    夏奕灈和cheng zhen也手挽著手來道賀了,因為兒子太小,他們就沒有帶來了,而是夏溢洋夫婦開心陪著照顧著。

    夏家添了個孫子,他們也高興呀,cheng zhen的父母也好在好說話,他們沒有怪夏奕灈,兩家人現在也挺好的。

    cheng zhen看到夏奕灈的領帶歪了,她停了下來替他弄好了,她的漂亮臉蛋上也洋溢著幸福的淺笑。

    生怕太太被來往的賓客撞到似的,夏奕灈也很溫柔地摟著她,并把她護在懷里。

    虞夕注意到了夏奕灈和cheng zhen的這一小舉措,她也很欣慰地笑了。

    厲爵摟著虞夕,他們一樣盯著夏奕灈和cheng zhen看,“老婆,我沒亂點鴛鴦吧,嘿……湊成了一對,他們確實是挺合適的!”

    “你還敢沾沾自喜啊,要是他們沒有和好的話,我剝了你的皮也有份!”

    “老婆,那你還要不要愛我?”

    “愛,當然愛了!要是你敢不聽我的話,哼……我理你才怪!”

    “老婆大人,遵命!那今晚你是不是該給我獎勵了?”說著,厲爵還偷了個香吻。

    “你確定今晚沒有人鬧洞房?我可聽白天宇放話了,今晚不把你玩死不罷休的。”

    “他敢!除非到他結婚的時候他不想好過了。”

    “那就看情況吧,你要先哄兒子和女兒睡覺。”

    “嘿嘿,包在我身上,他們現在都蠻聽我的話了。”他現在甘愿做老婆奴了,一輩子只為這么一個他愿意傾心的女人!

    相愛恨晚,但,他會許她一輩子的溫柔的,他也會許她一輩子的深情的。

    哪怕是到了老的那一天,他還要疼愛她,他還要牽著她的手走在夕陽下!

    ……

    “老婆,你小心點!寶寶乖不乖,你現在有沒有不舒服的?你坐著吧,招呼客人的事由我來吧!”

    虞崢再懷孕了,邢楷瑞一樣可緊張了,他并沒有因為虞崢是第二胎了而掉以輕心。

    “老公,我沒事,我也不想吐,我剛才吃了一顆酸梅了。要是我累了,我會坐下來休息的。別擔心,我們的第二個寶寶也肯定會健康的。”

    邢楷瑞還是不放心,他還是小心翼翼護著虞崢。

    他會呵護他們失而復得的感情的,一直到天荒地老!

    ~~~~~~~~~~

    喜宴現場非常熱鬧,來道喜的人很多,遠在精神病院被孤立的那個小屋里,秦瑜只能呆愣地盯著窗口。

    也僅是從窗口那里,她才能看得見天空。

    她出不去,因為屋子周圍都設了電擊,只要她一碰鐵窗和鐵門,她就會被電到。

    她是那樣瘋狂地癡戀著厲爵,她也整成了虞夕一模一樣,可是,他還是沒有愛上她,他也沒有正眼瞧過她。

    現在,所有人都因為那份精神報告把她當成了瘋子。

    有時候,她也覺得她瘋了,她是愛瘋了厲爵,她已經到了迷失心智瘋狂*的地步。

    可是,她最后得到了什么?她一無所有,她還得關在這里,據說是一輩子。

    除了悲哀,她也什么都沒有了,只有一個小窗口可以讓她奢侈地看到外面的天空。

    的確,她現在是生不如死,厲爵是不會讓她死的,因為這小屋的墻壁加了一層軟包,她撞不死的。

    即便是碰了鐵門和鐵窗,她也這個星期要跟我去看電影而已。你快上樓吧,媽在房間里等你了,你放心吧,我們不會去打擾的。”

    “記住,女人都是要疼的,護在手心上呵護的!”厲爵轉身上樓時還不忘教訓一下兒子。

    他不擔心兒子會吃虧,他擔心女兒吃虧了。

    “你還敢說這是邢浩宇的嗎?嗯哼……或者說你們都有一盒。京都有你們這兩個小混蛋,死的女人多了呢!你不是說你姐睡不到風澤熙嗎?這個你姐征用了,今晚就用給你看。”

    ……

    兩個月后,風家和厲家的家長們緊急談事情了。

    厲爵瞪著風御野,樣子是恨不得弄死他似的,他在怪他教子無方。

    他兒子敢動他女兒,他是恨不得把姓風那個小子弄死的,得知女兒要嫁了,厲爵心里也苦不堪言,他越想越想哭了。

    “我厲爵嫁女兒嫁妝至少有20億,酒席至少要一百桌,這僅是厲家要請的客人。”

    “靠……你是覺得我風家沒錢嗎?我不要你20億嫁妝,我給你30億禮金,另外送你一百桌酒席。”

    看著各自的老爸爭論不休,厲星桐和風澤熙都不出聲了,剎那間,虞夕和云熙都發聲了,“你們兩個出去,我們自己談。”

    老婆都出聲了,瞪眼睛了,立時,爭論不休的厲爵和風御野都閉嘴了,他們不敢說不,都乖乖到門外去等消息了。

    一個月后,風厲兩家大辦喜事了,各預一百桌親朋好友。

    兩家人各拿10個億出來作為小兩口的基金,厲爵嫁女兒了,本來是該高興的,他一整天卻是笑出了眼淚。

    他疼著*著長大的女兒,而且是他最擔憂的,結果還是被風家那個小子給拐走了,他怎么可能不傷心的。

    風御野卻是真心的笑了,他笑厲爵,他兒子娶了他的女兒,好像是報了很久以前的搶妻之仇似的,他最高興的就是自己兒子找對人了。

    洞房花燭夜,小兩口打得火熱,熱情也非常高漲。

    突然,厲星桐喊痛了!

    “呀的,你騙我!上次咱們喝多了壓根就什么事都沒有發生,*單上的是什么血?”風澤熙蠻生氣的,他停下來質問厲星桐。

    “雞血,誰讓你聞不出來!我爸說了,要矜持,不結婚不扯證,誰讓你真的睡了。喂,那你現在到底還要不要洞房的?要是不想,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肯定洞了,我也連那晚的本和利息都睡回來。”

    ……

    已經過了十點了,小兩口還要回娘家的,可是,都這個時間了還沒起*,云熙又不好意思去叫人了。

    “老婆,別管他們年輕人了,高興就好。”

    厲家那邊厲爵一早就起來了,女兒第一個晚上不在家他就睡不著了,他一早起來等她回門,都快等到中午了還不見人,他都快氣死了。

    “姓風那個臭小子你等著,以后有你好看的。”

    虞夕一旁搖搖頭,噗哧……她也笑他了!真的是名付其實的怨父!

    全本完,希望這樣意猶未盡的結局大家會喜歡,咱們新文再約!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