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王牌近身保鏢 > 第1857章 橙衣長老來搶人
    第1857章橙衣長老來搶人

    等那三個挑事的橙衣教徒走后,那幾個綠衣教徒圍上來,詢問葉秋:“你沒事吧?”

    葉秋理了理衣襟回道:“沒事。”

    綠衣教徒里的其中一個人,笑著問他:“原來你就是葉秋啊,我們都聽說你的事了,你現在可是教里的大紅人!”

    另一個附和道:“是啊是啊,聽說你打敗了紅衣教徒,還跟黃衣長老交了手,本來我們還不是不信的,但是方才見識了你的身手,我才是真的佩服了。”

    葉秋聞言回道:“幾位過獎了,我還有事,幾位請便吧,告辭。”

    綠衣教徒聞言回道:“好吧,慢走!”

    葉秋走出演武場,往司膳閣走,路上已經有不少人,都在往司膳閣走。

    走到司膳閣門口時,葉秋看到唐如霜正站在門口張望著,似是在等誰。

    葉秋也不以為然,看都沒看她一眼,徑直向里走去。

    “你等等!”

    葉秋聞聲轉過身,看著唐如霜問道:“何事?”

    唐如霜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后小聲對葉秋說道:“你跟我來。”

    說完轉身向司膳閣院外走去。

    葉秋也沒猶豫,快步跟上。

    葉秋跟著唐如霜,一路七拐八彎的,來到了一處花園的亭子里。

    亭里還有個仆人,拎著一個食盒站在那等著他們。

    唐如霜站在桌子旁,從仆人手里接過食盒說道:“你下去吧。”

    仆人聞言行了個禮就走了。

    唐如霜將食盒打開,將里面的飯菜端出來,擺在桌子上。

    她一邊擺菜,一邊對葉秋說道:“你坐吧。”

    葉秋聞言坐到椅子上,看著她不解的問道:“你這是何意啊?”

    唐如霜擺放好菜盤后,坐到椅子上,看著葉秋說道:“昨晚的事,是我不對,我親手做了這些菜,算是給你賠禮了,我昨晚心情不好,說話不太好聽,你別往心里去。”

    這突如其來的示好,讓葉秋一時反應不過來,有些懵。

    他磕磕巴巴的回道:“啊沒,沒事,我也有不對的地方。”

    唐如霜說道:“總值以前是我不對,以后我們好好相處吧。”

    葉秋回道:“好,好。”

    唐如霜把菜往葉秋身邊挪了挪說道:“快趁熱吃吧。”

    葉秋笑著回道:“多謝姑娘。”

    說完他拿起筷子,夾起菜剛要往嘴里送,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手里夾菜的動作一頓。

    他將本來要送到嘴里的菜,放到了碗里,看了看唐如霜。

    唐如霜見狀,不解的問道:“怎么了?怎么不吃啊?”

    葉秋看著唐如霜,他剛才一瞬間,腦子里冒出了個疑惑,他懷疑唐如霜在飯里下了毒。

    葉秋靈機一動,對她說道“啊,沒事,我就是突然想到,你是不是也沒吃呢,來一起吃吧,我一個人吃多不好意思。”

    唐如霜聞言突然笑出了聲音,天像是猜到了葉秋的疑惑,拿起筷子笑著說道:“好,一起吃吧。”

    葉秋看著唐如霜夾起菜吃了下去,自己才放下心也吃了起來。

    葉秋覺得現在的唐如霜,跟他之前認識的唐如霜,好像判若兩人。

    眼前這個姑娘,笑的很好看,之前葉秋對她的距離感好像拉近了。

    甚至之前葉秋還覺得,唐如霜的眼睛中,好像泛著一層寒光,而現在,連那寒光好像都退了。

    二人有說有笑的吃完飯,唐如霜還有事,告別了葉秋就走了。

    葉秋向金云閣走去,打算找點事干。

    他剛走到正殿門口,就看見兩個橙衣教徒正站在門口。

    葉秋也沒做理會,推開門向殿內走去。

    只見殿內,橙衣長老,和葉秋現在的師父,黃衣長老,二人正坐在那喝茶聊天呢。

    葉秋走上前去行禮道:“拜見師父,長老。”

    黃衣長老見狀笑著說道:“愛徒你會來的正好,橙衣長老正有事找你呢。”

    葉秋對橙衣長老拱了拱手問道:“不知長老找我,所為何事?”

    橙衣長老聞言,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看著葉秋笑著說道:“小伙子好本事啊,我三個徒弟你打傷倆……”

    葉秋聞言回道:“今早的是,是他們挑事在先,請長老和師父明鑒。”

    橙衣長老笑了笑說道:“我知道我知道,是他們沒事找事,又打不過你,受了傷也是活該,我不是來興師問罪的,你先坐。”

    葉秋聞言看了一眼黃衣長老,黃衣長老笑著點點頭說道:“坐吧。”

    葉秋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問橙衣長老:“長老您方才說傷了幾個徒弟?”

    橙衣長老聞言,打趣道:“兩個啊,怎么,你打了幾個人,你都不記得了?年紀輕輕的,怎么記性這樣差。”

    葉秋聞言回道:“并非我記性不好,而是我清楚記得,今早就和那一個人交手了。”

    橙衣長老聞言,表情一凝,問道:“你說你就打了一個,可為何我見是,一個折了胳膊,一個昏迷不醒呢?”

    葉秋聞言回道:“那個胳膊折了是我打的,至于另一個,我就不知道了。”

    橙衣長老聞言說道:“嗯,我暫且信你,不過你還得跟我去趟呈祥閣才行,他們口口聲聲說是你打的,比得親自去澄清才行,不然鬧到教主那,就是個麻煩了。”

    葉秋聞言回道:“嗯,也好。”

    說著二人起身就要往外走,卻被黃衣長老攔下。

    黃衣長老起身擋在門口,對橙衣長老說道:“你要是領走了,還能給我還回來嗎?”

    橙衣長老聞言笑著說道:“這可就難說了,進了我呈祥閣的門,那可就是我呈祥閣的人了。”

    黃衣長老聽完說道:“我就知道你黃鼠狼給雞拜年,你沒安好心。”

    說完他一把拉住葉秋,對葉秋說道:“走徒兒,咱們不跟他去。”

    不等葉秋說話,橙衣長老一把就拽住了葉秋的另一只手,說道:“慢著!你徒弟打傷了我徒弟,你賠我一個徒弟怎么了?”

    黃衣長老更用力的拽著葉秋說道:“黃衣教徒你隨便挑,為有葉秋不行!”

    橙衣長老死死的拽著不撒手,說道:“我還偏就要他!我勸你還是識相點,趕緊把手松開,葉秋在你這就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

    黃衣長老聞言像是愣了一下,橙衣長老見狀,將葉秋拉到自己身邊。

    橙衣長老見黃衣長老不說話,他接著說道:“我知道你留葉秋在身邊,就是想讓他將來能繼承你,我承認我也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你想想,以他的身手,日后定是要做紅衣弟子的,若是我現在將他帶去呈祥閣細心教導,他日到了教主身邊,也不給咱們丟臉才是啊。”

    黃衣長老聞言猶豫了一下,隨后擺了擺手說道:“罷了,葉秋,你隨他去吧。”

    葉秋知道自己能做橙衣教徒了,雖然有些暗喜,但是瞧見黃衣長老這幅痛心疾首的模樣,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忍的。

    葉秋輕輕喚了一聲:“師父……”

    “走吧。”黃衣長老說完轉過身,向內堂走去。

    葉秋站在原地,看著黃衣長老的身影消失。

    “咱們走吧。”橙衣長老說著,拉著他向外走去。20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