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殘王邪愛:醫妃火辣辣 > 第1339章 財大氣粗
    話未說完,蕭溍臉『色』一寒,強大的氣勢駭得那八字先生當場就腿打顫,立即改口說“不、不是,是小的記錯了,是六、六天后,那是極好的日子,宜納采、嫁娶、移徙、入宅……諸事皆宜,百無禁忌。”

    蕭溍滿意地一頷首,“那就訂在六日后。”

    于是,日子就訂下了。

    日子“挑”好后,張全給每個八字先生封了九十九兩賞賜,并一份喜餅。

    測好了八字,蕭溍又對張全說“明兒去請媒婆。”

    “是。”張全馬上讓人放出話去,召集全城的媒婆……

    這一天,也是宓月宴請眾閨友的日子,閨友剛進門,宓月便已知道蕭溍弄出來的風聲。后來,那些八字先生測的吉祥斷語又傳入她耳中。

    她暗生困『惑』,沁園那邊沒人來問她要八字,怎么就測好了?

    更令她『迷』『惑』不解的是,好端端的,蕭溍怎么大陣仗地請八字先生測八字挑吉日?就算與婚事有關,也應該到了皇城才做這些事。

    還有,他怎么沒事先與她說一聲?

    宓月心中有無數的疑問,恨不得馬上去一趟沁園,向蕭溍問個明白。

    但宴會還在進行中,她只能忍耐下來。

    江渝端著一碟泡鳳瓜,辣得不行,但又停不下口。她坐在宓月旁邊,一邊啃著鴨爪,一邊問道“阿月,我出門時聽說豫安郡王要給你和他測八字,把全城的八字先生都請去了,是不是有這回事?”

    其他少女也走了過來,說道“阿月,之前傳出你與豫安郡王的婚事,我聽到了許多謠言,說的話可酸可難聽了。如今豫安郡王弄了這一出,擺明了看重你,看他們還怎么酸!”

    “他們都說了什么?”宓月問道。

    少女們便你一句,我一句,把外面的流言都說了出來。

    宓月聽完之后,大概猜到了蕭溍此舉的原因了,定是他聽到了看輕她的傳言,要為她撐腰出氣了。

    宓月低頭輕笑著,那個男人啊……

    王明芬走過來,說“阿月,豫安郡王能為你做到這一步,即使你遠嫁過去,我們也可以安心了。”

    白燕說道“是啊,原本我們還擔心你到了皇城那邊,若是皇家不認,你豈不是得委身為妾?如今豫安郡王告示天下娶你為妻,皇家多少得顧忌點,你以后到了皇城也能順遂些。”

    豫安郡王告示了天下要娶宓月為妻,皇家如果攔阻,就是失信于天下,有損皇家顏面。只要皇家還認豫安郡王這個皇孫,多少會顧忌到這方面。

    宓月這才知道有這么多人不看好這樁婚姻,不過,細想下來,如果不是她與蕭溍之間的感情非同一般,她又不了解蕭溍的話……換了平常的皇室子弟與小國貴女,在這個等級森嚴的世界,這樁婚姻的確是門第相差太大,很容易悲劇。

    廚娘做好的鹵鴨頭鴨脖端過來了,宓月便招了姑娘們過去嘗鮮,很快地,姑娘們被美食所吸引,把方才的話題給忘了。

    宴會結束后,宓月送走了姑娘們,立即乘了馬車去了沁園。

    宓月去到時,蕭溍正在翻黃歷,“在看什么?”

    “查一查六天后,是否是黃道吉日。”蕭溍翻到了那一頁,唇邊笑意揚起,“六天后還真是個好日子。”

    宓月上去看了下,上面寫著宜嫁娶、訂盟、納采還有出行、開市等。

    “月兒,六天后,我派媒人去侯府下聘。”

    “你要下聘?”宓月愣了愣,問“不是等回到皇城才談親論嫁嗎?怎么,你要在楚國成親?”

    蕭溍執了她的手,低聲問“我若是要在楚國娶你,你愿嫁嗎?”

    宓月與他對視,“你若是敢娶,我就敢嫁。”

    蕭溍低低地笑著,笑聲透著濃濃的愉悅。“咱們先把下聘的事辦了,到了皇城,再成親。”

    “為何要趕得如此之急?”宓月問道。

    蕭溍輕嘆一聲,問“月兒,外頭的流言,你為何不與我說一聲?”

    “我亦是剛剛才知道……”

    “以你的『性』子,即使早知道,你亦不會與我說。”

    “阿溍,別人說什么,就由他們去,我們只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何必在乎那些無關重要的人?”宓月笑了起來,“只要我自己知道,我很幸福,那么一切就足夠了。”

    “月兒,你不在乎,但我在乎,我不能讓他們如此看低于你。”

    “阿溍,我一點也不覺得委屈,他們要說什么,就讓他們說去。”

    蕭溍握著宓月的手緊了緊,“可是,我心疼。月兒,你明明那樣好,那些無知的人卻這樣貶低你,每聽一字,便如一刀割在我心上。”

    “阿溍。”宓月忍著眼中的熱意,輕輕靠在他懷里,“遇到你,不知是我幾世修來的福氣。”

    “我亦是。”他輕擁著她,如珠如寶,珍之重之。

    宓月輕輕笑了起來,“那好吧,都聽你的,讓他們的羨慕嫉妒恨來得更猛烈吧。”

    “嗯,明日我請了全城媒人,從中挑出最好的,六天之后去侯府下聘。”

    “你要下多少聘禮?”

    “我帶來的東西不多,好在年前發了一筆小財,足夠湊成六十四抬。”

    “你現在就下了六十四抬聘禮,等到了皇城,你可就空手來聘了。”

    蕭溍自信地笑道“月兒盡管放心,其他的倒也罷,說到家底,哪怕再向你下聘十次八次,我亦拿得出來。”

    唯一麻煩的是,這么東西要怎么帶去皇城?宓月一直想著怎么輕減行李,他倒是給她一下子增加了大量的行李。

    不過,到時是到時的事情了,明日,注定又是一個熱鬧的日子。

    張全當天傍晚就把消息透了出去,邀請全城媒人過來。

    有了八字先生的豪舉,全城媒婆都興高采烈得跟過年似的。明明才過完年,但今日卻比過年的時候開心多了。

    一大清早,全王城的媒婆都往沁園趕。

    張全仍然財大氣粗,凡到場者,一人九兩九,進了第二考核,每人賞九十九兩。

    此次,豫安郡王只選一名媒婆,賞金高達九百九十九兩。

    。17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