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大佬寵妻不膩 > 第1463章 一切有我
    伍瀟瀟晚上回到家就想著把今天遇到沈廷遠的事情告訴千盛羽,反正自己也不喜歡沈廷遠,告訴千盛羽反而是件好事,兩個人在一起就是要坦誠。

    她特意早早下班到家,卻意外發現千盛羽出門了。

    吳叔說道:“少爺說晚上有個應酬,可能要晚點回來,讓伍小姐不用等他了。”

    伍瀟瀟:“……”

    是不用等他吃飯,還是等他回來?

    伍瀟瀟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他出門都不跟自己說一聲嗎?

    他有把自己當成女朋友嗎?

    一直到11點,千盛羽還沒有回來,伍瀟瀟便先睡了,但心情卻悶悶的,哪哪兒都不爽。

    她躺下來沒一會兒,就聽到樓下傳來汽車的聲音,顯然是某個男人回來了。

    五分鐘后。

    她就聽到了有人推門和走進來的聲音,她連忙閉上眼睛裝睡。

    雖然閉著眼睛,但她能感受到千盛羽的氣息在靠近自己,最后停在了自己的床邊。

    半晌,他才進去浴室洗澡。

    等他進去后,伍瀟瀟連忙強迫自己揮散掉腦子里那些不該有的想法,強行入睡。

    既然千盛羽連出門應酬這樣的事情都要吳叔轉達給自己,那自己在路邊偶遇沈廷遠的事情就沒必要告訴他了。

    ****

    第二天早上。

    千盛羽和伍瀟瀟坐在餐桌上吃早餐,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氣氛有些說不出的怪異。

    最后還是千盛羽打破了沉寂,“明晚平安夜,想去哪里?”

    伍瀟瀟吃油條的動作頓了頓,“哪里也不想去。”

    說完,她喝了一口豆漿,就準備起身離開。

    還沒邁出步子就被千盛羽拉住了手腕,“心情不好?”

    伍瀟瀟本想甩開他的手,卻不料他抓得很緊,自己根本就甩不掉,“放手啦!我要去上班了。”

    千盛羽看了她一眼,“我昨晚給你發的短信你一直沒回我。”

    伍瀟瀟不敢置信的看向他,脫口而出,“你什么時候給我發短信了?”

    這下,輪到千盛羽奇怪了,拿出手機給她看,“喏,這不是我給你發的短信嗎?”

    點開后才發現信息那下面寫著一行很小的字:沒有發送成功。

    千盛羽有些傻眼,“為什么沒有發送成功啊?你那邊沒收到?”

    伍瀟瀟登時就沒那么生氣了,有點又氣又好笑那種,發沒發送成功他都不看一下嗎?而且自己好幾個小時不回復他的信息也不知道再發一條問問?自己不回復就一直等著嗎?

    真是……什么邏輯啊?

    她將手機點開給他看,“你那都顯示沒有發送成功了,我這邊肯定收不到啊!你就不能再發一條嗎?”

    千盛羽黑眸瞇了瞇,“那你就不能發條短信問我去哪了?”

    伍瀟瀟忽然就被他的話問住了,是啊!作為女朋友,得知男友出去應酬了,問一句也是應該的吧?或者說也是正常的溝通啊!

    尤其他的腿才剛剛可以正常走路,自己理應對他多點關心的。

    這么一想,她心里反倒升起了幾分內疚。

    “我……聽吳叔說你去應酬了啊!我想著你應該吃個飯就回了,結果11點了還沒回,我就睡覺了。”

    “我11點08分就到家了,所以我到家的時候你還沒睡著?”某男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很銳利,仿佛要看穿伍瀟瀟似的。

    伍瀟瀟連忙辯駁道:“我睡著了啊!”

    她瞎說什么大實話啊!應該說十點沒回就睡了的!

    千盛羽又多看了她幾秒,沒有再繼續追究這個問題,“所以你早上起來就不理我是因為生氣我出門沒告訴你?昨晚不給我發短信是生氣我讓吳叔轉達你?”

    被戳中心思的伍瀟瀟忍不住面紅耳赤,“我要上班了。”

    千盛羽松開她的手,眼睛直視她,“你確定現在去上班?”

    伍瀟瀟心里也明白,她要是真的就這么走了,日后再重提這個話題就顯得有些刻意和生硬了,眼下是最好解開誤會的。

    “我昨晚特意早點下班回來,想跟你說我下午在路邊偶遇沈廷遠了,結果你不在,吳叔告訴我你出去應酬了不回來吃飯,而你又沒有給我打電話或者發短信,作為男女朋友,就是應該對待彼此要坦誠啊!如果缺失了這點以后要怎么建立相互的信任感?”

    “你昨天下午偶遇沈廷遠,他有沒有欺負你?”

    “大街上他敢嗎?再說了我也不是那種任人欺負的人啊!”

    “他要是想對你做什么,很容易。”

    伍瀟瀟沒有立即接話,她知道千盛羽說的是對的,以沈廷遠的地位和財力,他要是真的陷害自己或者什么,她肯定會遭殃。

    她抬眸直視眼前的男人,“你不會以為我和他會有什么吧?”

    千盛羽搖頭,“昨天下午唐嫣然又去找你了?她拍了你和沈廷遠的照片發給我母親。我昨晚出去應酬也是和沈廷遠有關,既然你不想搭理他,我會幫你解決。”

    伍瀟瀟點頭,“你也別太輕敵了,沈廷遠這個人性格很怪,我總覺得他有些受虐傾向,我從未對他表現出任何好感,每次見他都沒有好臉色,可他卻……你說他這人是不是有斯德哥爾摩癥啊?簡直莫名其妙!”

    千盛羽聽她的語氣和眼神里傳達出來真切的厭惡就知道她是真的很討厭沈廷遠這個人,他心里頓時美滋滋的,“嗯,那是因為你優秀。”

    突然就被表白的伍瀟瀟雙頰“唰”的一下就紅了,“我明明很普通好嗎!那以后咱們倆不管去哪和做什么事都要坦誠的告訴對方好嗎?”

    她向往的戀情就是坦誠、信任和包容,而不是經常性的互相猜忌,那樣活得太累了,也會漸漸失去自我。

    真正好的愛情,是會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而不是變得患得患失,成天擔憂這個擔心那個……

    千盛羽握住她的手,“當然!另外以后唐嫣然要是再去找你,不用搭理她。”

    伍瀟瀟咬了咬唇,“那如果是你的家人呢?”

    她覺得這個問題是無法逃避的。

    千盛羽彎唇,“做你自己就行了,一切有我。”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