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79章 079 溫錦VS墨修塵(1)
    李倩抿抿唇,安撫地說:“然然,你想多了,依我看,周明富肯定是做賊心虛了,那場害死了溫總和溫夫人,害得溫少昏迷不醒的車禍,肯定和周明富脫不了干系,之前他是覺得你單純好對付,如今溫少醒過來,他就慌了神,才會出了車禍,干脆躲在家里休養,以想應對之策。”

    提起死去的爸爸媽媽,溫然心里又一痛,清弘水眸里染上一絲恨意:“之前警方打電話給我,說那個動了我爸車的修車工人死了,線索從那里就斷了。雖然我們知道和周明富脫不了干系,可沒有證據,也不能拿他怎樣。”

    “然然,周明富這些日子的種種舉動是最好的證明,等溫少回來,他一定能找出周明富害死溫總和溫夫人的證據來的。”

    溫錦比溫然大了五歲,早在五年前,他就參與溫氏所有的重大決議了,如果那場車禍,溫洪睿是準備把工廠交給溫錦,他帶著妻子出去度假的。

    在李倩看來,只要溫錦安然無恙,溫氏就絕對安全。

    溫然雖然聰慧,這些日子也把溫氏管理得很好,但到底年輕單純,少了商場經驗,如果不借助于墨修塵,和周明富那詭計多端的老狐貍斗,是危險的。

    “嗯,哥哥醒了,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溫然眸底的冷意如潮水般退去,替而代之的,是層層暖意和淺淺笑意,哥哥醒來的那一刻,她就覺得充滿了力量,不再擔心害怕。

    ***

    與此同時,墨修塵接到溫錦的電話。

    他知道溫錦早晚會找他,但沒想到,這么快。他才醒來三天,就迫不及待的找他談話。

    他在電話里問:“墨少,你能來一趟醫院嗎,我有些事想和你談。”

    墨修塵瞇了瞇眼,笑著回答:“好,下班后我和溫然一起去看你。”

    “現在,我想單獨和你說。”

    溫錦的聲音略微帶著一絲嚴肅傳來。

    半個小時后,墨修塵開車來到醫院,正好碰見顧愷帶著醫護人員等一名在來醫院途中的病人,看見他,顧愷詫異地問:“修塵,你這個時候來醫院做什么?”

    “大舅哥打電話,說有話找我談。”

    墨修塵一邊俊眉輕挑,漫不經心地說。

    顧愷有一瞬間的茫然,片刻后才反應過來,他說的大舅哥,是指溫錦,他笑著沖他擺手:“既然是大舅哥招喚,那你趕緊去,晚了小心對你不滿。”

    墨修塵撇嘴,不以為然地說:“他滿不滿也改變不了任何已定的事實。”

    他知道溫錦找他來想說什么,無非是覺得他不能人道,會害了他妹妹一輩子,倘若溫錦以為他醒來,就能改變他和溫然的關系,那他就太高看自己了。

    充斥著消毒水味的病房里,溫錦一身病號服,慵懶地靠在床頭,若非他額頭包著絲布,又俊臉蒼白,那溫潤如玉的氣質,乍一看,還真是看不出他是一個昏睡了半月才醒來的病人。

    墨修塵推開病房的門,并沒有立即進去,而是站在門口,狹長的眸子打量著病床上的男人。

    與此同時,溫錦也在打量著他,自他推開門出現的一刻,他看似溫潤的眸子里便閃過一絲精銳。

    寂靜無聲的對視。

    空氣里,傾刻間,暗潮涌動。

    墨修塵狹長的眸子瞇了瞇,了然對方眼神里的審視和嚴苛,溫錦卻是心里微微一怔,不明白墨修塵對自己哪來的敵意。

    “溫少今天的氣看起來不錯!”

    墨修塵勾唇一笑,邁著修長的雙腿朝病床走去。

    溫錦隱去心里的疑惑,面上微微一笑,聲音溫潤中滲進一絲虛弱:“讓墨少親自跑一趟,我實在是過意不去,墨少請坐。”

    他指著病床前的椅子說。

    墨修塵也不客氣,拉過椅子坐下,狹長的眸掃過他蓋著被子的腿,關心地問:“醫生怎么說,溫少的腿,還能站起來嗎?”

    溫錦眸底一抹沉暗轉瞬即逝,很快又恢復了溫潤的笑,自信道:“事在人為,就算不能站起來,為了然然,我也會站起來!”

    墨修塵呵呵一笑:“以前就知道溫少出了名的疼愛妹妹,這話,我信!”

    溫錦臉上的笑頓時斂去,一臉正,毫不掩飾地說:“然然是我們全家的掌上明珠,不僅是我,我爸媽若是泉下有知,也不會同意她犧牲自己的幸福來保全公司。”

    在公司和妹妹之間選擇,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妹妹!

    墨修塵了然的點頭:“我理解溫少的心情,不過,你也要理解溫然的心情,那場車禍,她不僅失去父母,連你這個唯一活著的親人,也只是一個活死人,不僅如此,她男朋友還背叛了她,公司一團亂。”

    “那種情況下,她別無選擇,如果她選擇自己,那也不配得到你不顧自己生死,護她周全的這份哥哥對妹妹的疼愛了。”

    最后那幾個字,墨修塵刻意地加重了語氣。

    溫錦臉一變,溫潤的眸子里一抹銳利迸射而出。他盯著墨修塵那張英俊得仿若上帝最精致雕刻的臉龐,他一臉的平靜淡然,看不出絲毫的異樣。

    可是,他卻有種可怕的直覺,墨修塵知道了什么?

    他剛才那句話,怎么聽,都像是某種暗示。

    “然然是我妹妹,我以命護她,并非為了她同等回報。不過,我倒是有一個疑問,希望墨少解惑。”

    溫錦溫潤的眸子后暗藏銳利,拿過一旁的枕頭塞到后背上,原本靠在床頭的身子,便稍微直了一些。

    迎面而來的壓迫氣息,對墨修塵沒有絲毫的作用,他嘴角輕勾,輕松地說:“我放下工作,就是為了給溫少解惑來的,你是溫然的哥哥,按理,我也得跟著喊你一聲哥,有什么問題,盡管問就是了。”

    溫錦眉宇輕蹙,他才不希罕他喊自己哥呢!

    他薄唇輕抿,以前雖認識墨修塵,但沒有交情,知道他冷酷無情,對任何人,都冷漠疏離,還真想不到,他有這么好說話的一面。

    可是,溫錦并不希望他這么好說話,他對他的種種態度,間接的顯示了,他對然然的態度。

    ...~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