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162章 162 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女人
    中午,墨修塵和溫然一起吃的飯。

    送溫然回藥廠的時候,墨修塵告訴她說,下午讓覃牧跟李倩一起去機場接機。

    晚上的飯局,他也已經安排好了。

    溫然微笑著道謝,回到公司,又給溫錦打了一個電話。

    剛結束通話,辦公室外響起敲門聲,溫然收起手機,對著門口說了聲“進來”,紅漆實木門從外面推開,周明富一手柱著柺杖,由周琳扶著,出現在門口。

    “然然,我爸說他不放心,硬是要回來上班。”

    周琳一臉無奈的解釋,扶著周明富走進辦公室。

    溫然微微一怔,對上周琳的眼神,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想來是她回家勸了周明富退休,周明富不愿意。

    她從辦公桌后出來,目光掃過周明富的腿,臉上浮起幾分笑,語帶關心地問:“周叔叔的腿好些了嗎,怎么這么急的來上班?”

    周明富看著溫然,堆滿肥肉的臉上滿是虛偽,“你爸媽不在了,你哥哥又在醫院里,藥廠就你自己一個人,你周叔叔我不放心,特別是聽說這次藥材商聯合起來抬價,然然,你是怎么想的?”

    溫然心里冷笑了一聲,周明富還真是急切,如此開門見山的直奔主題,他回來的目的,是怕她不要那些藥材嗎?

    看來,他是還不知道,再有兩小時,那些藥材商就到達g市了。

    她蹙了眉,假裝生氣地說:“他們無端把藥材抬了二十個百分點,我當然不會要,還真以為離了他們,我們溫氏就買不到藥材了嗎?”

    周明富眼底閃過一絲精銳,看著溫然臉上毫不掩飾的怒意,他心里嘲諷地笑,溫然還是一個沒有經驗的小丫頭,就算有些小聰明,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溫錦雖然在醫院處理公司,但他終究是病人,精力有限。

    想起那個監聽器,他眼里又飛快地掠過一絲陰狠,那監聽器到底是不是他們兄妹搞的鬼,如果不是他們,又是何人,最可恨的是,他竟然不知道,那監聽器是什么時候放到他身上的。

    “然然,我們不要那些藥材,豈不是要停產?”

    周明富一臉關心和擔心地看著溫然,那樣子,完全是為公司著想,若是換了以前,溫然還真是看不出半點問題。

    她指了指一旁的沙發,淡淡地說:“周叔叔別光站著,坐下再說。”

    周明富答了聲“好”,由周琳扶著,到一旁的沙發坐下。

    溫然在對面的沙發坐下,周明富一坐下就說:“然然,不管那些藥材多貴,為了生產正常,我們都應該買一些,大不了少買一些,過段時間也許能降價。”

    在周明富看來,溫然是不可能一點都不買的,雖然她前些天有向墨氏集團借藥材,但那點藥材,遠遠不夠。

    今年的藥交會上,周明富本以為溫然接不到訂單,卻不想,她和墨修塵的關系被莫名其妙地公開,而她借此機會完勝。

    不僅如此,她還逃過了那晚的綁架,跳崖也能生還。

    就如肖文卿說的,溫然不知哪來的運氣,她總能躲過一次次的危險,每一次,都有人幫她。

    躲過車禍,躲過下藥,躲過綁架,還得了墨修塵那個一向冷情的男人傾心,不僅他恨不得溫然死,肖文卿也恨不得溫然消失,還那個程佳,肖文卿精心培養了十年,以為能迷惑住墨修塵的……

    “周叔叔,你在想什么?”

    周明富想得太過入神,以致于忘了掩飾心里的狠毒和恨意,直到溫然疑惑地聲音提醒,他才猛然回神,對上溫然沉靜的眼神,他心頭一跳,忽然有種無所遁形的感覺。

    這種感覺,糟糕極了。

    “我在想那可惡的藥材商。”

    周明富胡亂找了個理由,溫然似乎是相信的了他,并沒有在意,反而淡淡一笑,安慰的說:“周叔叔不用生氣,我不會讓他們憑白無辜地坑我們,那些藥材,我們不要就是了。”

    “可是我們需要……”

    周明富有些急切地說,如果溫然不要那些藥材,那他的計劃,豈不是落了空。

    不行,他一定要說服溫然妥協。

    然而,溫然并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她很快地打斷了他:“周叔叔,公司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還是好好在家養傷,傷筋動骨一百天,你可不能大意,再說,阿琳和墨子軒的婚禮還要麻煩你籌備,她可是嫁進g市第一豪門,不能草率。”

    聽見她這么一說,身旁一直安靜的周琳頓時來了興趣,插話道:“爸,然然說得對,公司的事你就別操心了,有那時間,不如多幫我籌備一下婚禮,該準備些什么,可是一樣都不能少的。”

    周明富臉微變了變,心里有些惱周琳,她這些天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總是和他唱反調,被戀愛沖昏頭腦的女人,真是愚蠢。

    他還想說什么,溫然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周叔叔,我還有事要忙,你先回去休息。”

    溫然站起身,一邊掏手機,一邊走出沙發,朝辦公桌走去,身后,周明富看著溫然背影的眼神閃過陰狠之,又惱怒地瞪向一旁的周琳。

    “我也給子軒打個電話,讓他來接我們。”

    周琳被周明富一瞪,眼神閃爍地避開了視線,掏出手機給墨子軒打電話。

    溫然的電話,是程佳打來的。

    她回到辦公桌后,坐進高級旋轉椅里,才按下接聽鍵,溢出紅唇的嗓音平靜淡然:“喂!”

    “溫小姐,我是程佳。”

    電話那頭,程佳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客氣和禮貌,若非她的聲音沒變,溫然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面對她一向尖銳刻薄的女人,忽然溫婉客氣,她唇邊不由得泛起一抹笑,有種黃鼠狼給雞拜年的感覺!

    “有什么事嗎?”

    溫然淡淡地問,眼角余光瞥到撥打電話的周琳,眉眼間滿是戀愛中女人的嬌媚溫柔,她對墨子軒,還真的是一往情深。

    “溫小姐,你有時間嗎,有些事,我想和你見面再談,是關于墨少的。”

    似乎是怕溫然拒絕,程佳特意加重了墨少兩個字。-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