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358章 358 我自己告訴她
    體檢完之后,墨修塵和溫然回了公司,下午,依然上班。

    晚上,墨修塵有個應酬,溫然沒有去,而是去了醫院,看白筱筱。

    墨修塵接到顧愷電話時,剛結束飯局。

    看到顧愷的來電,他神經莫名緊張,盯著手機屏幕看了兩秒,才按下接聽鍵:“阿愷,是檢查結果出來了嗎?”

    “修塵,按你上午的提議,然然那里,是我跟她說,還是你自己跟她說。”

    隔著電話,墨修塵看不見顧愷的表情,卻從他的語氣里,聽出了嚴重,他捏著手機的手,驟然一緊。

    盡管一開始就知道,結果不會理想,但親耳聽見顧愷告訴他,他的心,還是直直地往下沉。

    眼前浮現出溫然嬌俏明媚的笑顏,耳畔回蕩起她說我們要個孩子的話,他薄唇下意識地緊緊抿起,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停車場,刮在臉上的風帶著刀子般的凌厲,都全然不知。

    電話里,一陣沉默。

    顧愷說了那句,就沒有再說話,而是等著他回答。

    身旁,跟墨修塵一起的,還有洛昊鋒,看著他僵在那里,洛昊鋒臉微微一變,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良久,墨修塵才輕啟薄唇,嗓音低啞,“我告訴她。”

    “好!”

    顧愷的語氣,也不比他輕松,然然的情況,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嚴重,用盡辦法,也不一定能治好。

    甚至,還有一點,他沒敢告訴修塵。

    墨修塵不是那種脆弱的男人,他從小到大,不知被肖文卿害過多少次,連死,都不怕的男人,可是,顧愷知道,遇上和然然有關的事,他是怕的。

    做為兄弟,他不忍心,看著他難過。

    就先瞞下了,這也是他父親顧巖的意思,他們希望,通過努力,能改變些什么。

    “修塵!”

    結束通話,墨修塵也沒有動。

    昏暗中,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那雙眸子里,無數的情緒翻涌。

    身旁,洛昊鋒等了許久,才輕聲喊他。

    墨修塵回過神,似乎在努力壓下心里翻滾的情緒,過了片刻,才慢慢地轉頭看向他:“阿鋒,你先回去,我去醫院接然然。”

    “我跟你一起去。”

    洛昊鋒不放心他,他這個樣子,怎么專心開車。

    墨修塵扯動嘴角,“不用,你去了醫院又不見白筱筱,你回去,我自己能開車。”

    洛昊鋒皺眉:“不就是見白筱筱嗎,說得我好像怕她似的,走,我送你去醫院,一會兒再讓阿愷送我回來開車。”

    他說完,一把奪過墨修塵手里的車鑰匙,走到車前,還體貼地,給他打開了車門:“上車,這一路,你好好的平定一下心緒,想想,一會兒該怎么跟溫然說。”

    “有什么好平定心緒的,有病的人,是我,不是然然。”

    墨修塵已經冷靜下來了,他需要些情緒,需要些難過,不用掩飾,那樣,然然才會更加相信。

    洛昊鋒眼里閃過一絲詫異,隨即明白了:“也對,你也不用太擔心,阿愷家可是百年醫學世家,顧叔叔一定能想出辦法的。”

    若是換了他,他覺得有沒有孩子都一樣,大不了,去領養一個。

    他知道,修塵也不在意孩子,他在意的,只是溫然。

    可是,墨家是g市第一豪門,墨修塵身為墨家的子孫,傳宗接代這種事,還是應該做的,他家老爺子要是知道溫然不能生育,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拆散她和修塵。

    盡管以前修塵不能人道,眾所皆知,但洛昊鋒敢拿自己的人頭打賭,墨敬騰在對待這兩件事情上,態度,絕對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墨修塵上了車,拉過安全帶系上,嘴里淡淡地說著:“嗯,一定能找到辦法的。”

    當初,他是真的受了傷,后來,不也好了嗎?

    然然也一定能好的。

    上天讓他和然然相遇,相愛,相守,總不會這么殘忍地對待她,如果能交換,他愿意用自己的所有,來換然然的健康。

    *

    與此同時,白筱筱的病房里。

    白筱筱頭痛地看著白母翻著一張張相片,一邊解說著,相片上的人,什么身份,什么工作,人品如何。

    溫然坐在一旁,面帶微笑地看著,適時地,插上一句。

    “然然,你覺得哪個好?”

    白母這些天,不知從哪里找來了許多青年才俊,都是一些家世好,工作好,人也長得不錯的,至少,相片上,看著是不錯。

    個人介紹那一欄,也寫得很好。

    “喬阿姨,只看相片,哪里知道誰好不好,有人的上相,有的人,不上相,我覺著,要看本人才知道,筱筱,你說呢?”

    溫然的回答,惹來白筱筱瞪眼:“一個也不好,我看著,都是歪瓜劣棗,然然,你幫我物,我只要像墨修塵那樣優秀,又專一,體貼的好男人。”

    她想把她的病房變成相親場所,她當然要反擊。

    白母疑惑地看著相片,這些人看著都不錯啊,長得一表人材,家世又好,哪里是歪瓜劣棗了。

    不過,和墨修塵比起來,還真不在一個層次上。

    “然然,要不,你幫筱筱物幾個,讓你家墨總幫忙,他認識的人,肯定比我多,和他相交的人,也都不會差到哪里去。”

    溫然輕笑,嗔了一眼白筱筱,答道:“好啊,只要有適合筱筱的,我一定介紹給筱筱。”

    像她家修塵一樣優秀的男人,還真是找不出幾個來。

    她話音剛落,病房外,就響起敲門聲,接著,病房的門被推開,顧愷挺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顧大哥,你下班了?”

    溫然看見顧愷,立即站起了身,他換了白大褂,穿著自己的衣服,俊朗帥氣,見她站起身,他眉宇間綻出一抹笑,走進病房里:“嗯,剛下班。”

    話音微頓,顧愷和白母打了招呼,又才看著溫然,輕聲說:“你現在要不要回家,我送你回去。”

    一旁,白母看著顧愷,心里還在嘆息,這么帥氣又俊美的男人,真是好可惜,好可惜……-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