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1051章 1051 我可以跟她解釋
    溫然的話出口,電話里的腳步聲嘎然而止。

    白一一心跳陡然一滯,“然然,你說,黎大哥打了你哥?”

    “一一,那個黎恩也太奇怪了,要不是我哥躲得快,肯定現在已經鼻青臉腫了,他還罵我哥是人渣,你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嗎?”

    溫然的語氣里充滿了不解,聽在白一一耳里,捏著手機的力度不由得一緊,大腦飛速轉動,片刻后,才解釋說:“然然,可能是我之前黎恩說起過,你哥對我有意見……他今天向我告白被拒,心情不好就找你哥去了,對不起啊。”

    “又不是你打了我哥,說什么對不起,我只是不知道黎恩為什么那么惱我哥,才給你打這個電話的。”

    溫然的聲音輕輕地,聽不出任何的責怪之意,相反,只是表達出自己的疑惑不解。這反而讓白一一覺得愧疚。

    她和顧愷的那一晚,似乎真的不能怪他。

    是她自己著了別人的道,要說起來,還多虧了顧愷,她才沒有被那個大腹便便的男人給糟蹋了。

    雖說,同樣是**,但**給年輕英俊的男人,顯然比被那年齡大得足以當她父親的男人糟蹋來得容易接受些。

    “然然,我一會兒給黎大哥打個電話跟他說一下,除此外,他沒有說什么讓你哥女朋友誤會的話吧?”

    電話那頭,白筱筱沉默片刻后,才又開口,聲音帶著一絲不安。

    之前,黎恩問過她幾次,曈曈的親生父親是誰,白一一沒有告訴他。黎恩是她父親的學生,和傅經義的感情,比她這個女兒還要好。

    黎恩的行事風格,受她父親的影響,她怕……

    “修塵打斷了黎恩的話,他后來沒有再說什么,薇姐心里肯定也像我一樣充滿了疑惑的。”

    “然然,真的很抱歉,要是方小姐真有什么誤會,我可以跟她解釋。”

    白一一聽說方芷薇誤會了顧愷,不由得眉心擰了起來。

    溫然安撫地笑笑,“一一,你也不用擔心,薇姐那里,我哥解釋就沒關系的。”

    溫然和白一一通完電話,車子正好駛進了別墅。

    下了車,墨修塵牽著她的手,朝客廳走去,輕聲說:“然然,有一點可以肯定,不管白一一和你哥是不是有過什么,她現在都不想和你哥扯上關系。”

    溫然點點頭,從白一一的話里,她能感覺到這一點。

    **

    白一一和溫然通完電話,又返身下樓。

    一邊大步朝小區外走,一邊撥出黎恩的號碼,電話響了好幾聲,黎恩的聲音傳來:“一一。”

    白一一蹙眉,不悅地問:“黎大哥,你剛才找顧愷的麻煩了?”

    “顧愷給你打電話說的嗎?”

    電話里,黎恩不答反問的話,惹得白一一更加不悅,語氣染了一絲冷硬:“你別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因為我去找顧愷打架,總該讓我知道是因為什么吧。”

    “你在哪里,我們見面說。”

    黎恩的語氣也沒好到哪里去,顯然顧愷這個名字,讓他恨得牙癢。

    “我在小區附近的公園等你。”

    白一一說完徑直掛斷電話,來到不遠處的公園里,坐在長椅上,她卻猶豫著,要不要給顧愷打個電話。

    最后,還是打消了給顧愷打電話的念頭,決定先聽聽黎恩說什么。

    今天黎恩的行為,讓所有人,都一肚子疑惑,不僅是溫然,墨修塵,還有方芷薇,就連顧愷,也再次陷入了困惑和懷疑里。

    “阿愷,要不要進去坐會兒,我爸這個時間點應該在家澆花。”

    邁巴赫在方家門口停下,方芷薇下車前,轉頭看著顧愷,微笑地問。

    顧愷雙手握著方向盤,眉宇微垂,停了車又不自禁地又走了神,聽見方芷薇的聲音,他墨玉的眸子里閃過一絲茫然,片刻后,才回答:“不了,我改天再去。”

    方芷薇沒有勉強,沖他點點頭,拉開車門下去后,又溫和地說:“開車慢些。”

    “嗯。”

    顧愷回以一個紳士的微笑,沒再停留地開車離去。

    方芷薇站在家門口,望著邁巴赫消失的方向發呆。剛才回來的一路,她一直沒問顧愷,那個黎恩的話,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和白一一有什么關系。

    實際上,她還很害怕顧愷跟她解釋。

    還好,顧愷什么也沒有說,她便當做他和白一一之間什么事也沒有。

    只是像溫然之前說的,因為白一一的父親傷害過溫然,顧愷才討厭白一一,而黎恩的那些話,也并非她胡思亂想的那樣。

    **

    黎恩趕到白一一家附近的公園,停好車,并沒有立即下車。

    他坐在車里,透過車窗玻璃看著遠處長椅里坐著的白一一,落日余暉打在她纖瘦的身影上,投在地上一道細長的影子。

    直到白一一轉頭看來,黎恩才下車,朝她走去。

    白一一站起了身,眸光沉靜地看著他走來,她眼前浮現出第一次見到他的畫面,那好像是十年前。

    眨眼,就已經十年了。

    這十年里,黎恩一直是她和她父親傅經義之間的傳話人,而她,一直把他當成哥哥。

    “一一。”

    黎恩在她面前兩步之距的地方停下腳步,高大的身影正好擋住天邊的夕陽,罩下一道陰影在她精致的臉蛋上。

    “坐下再說。”

    白一一抿抿唇,坐回剛才的長椅里,黎恩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

    一時間,誰也沒說話,沉默悄然蔓延。

    半晌,白一一打破這份沉默,輕聲說:“黎大哥,我們認識有十年了吧。”

    黎恩眸光微微一緊,抿抿唇,答道:“十年連三個月二十天了。”

    “你的記性真好。”白一一低垂的頭因他的話而抬起,清澈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微愕,不曾想,他記得這么清楚。

    黎恩眼里浮現出暖意,“一一,從認識你的那一天開始,我就把你放在了心里,所以記得。”

    “我一直拿你當哥哥。”

    白一一說得很平靜,并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慌亂或羞澀。不曾心動,便不會心亂。

    黎恩眼神一黯,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我知道,你之前就說過的。”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