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1054章 1054 洛昊鋒出事了
    方芷薇說話時,觀察著顧愷的反應。

    見他并無任何的異樣,她臉上又浮起一抹溫婉的笑,拿起碗,給他盛湯,主動轉移了話題:“我今天煲的湯好喝嗎”

    “味道不錯。”

    顧愷眉宇舒闊,神情間,有著一絲慵懶,溫潤而優雅。

    “你喜歡喝,我以后就經常煲給你喝。”

    方芷薇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些,把盛好的湯遞給顧愷,顧愷接過她遞來的湯,溫和地說:“不用,煲湯這種活,讓阿姨做就好。”

    “沒關系,我喜歡做。”

    方芷薇心里一暖,帶著笑容的眉眼間不自覺地染上一絲嬌柔,那是戀愛中的女人特有的溫柔。

    顧愷的話,聽在她耳里,是感動而甜蜜的。

    以致于,她的聲音也比剛才更加溫柔了三分。

    傍晚的鄉下,落日余暉從天邊折射而下,穿過別墅院子里的櫻桃樹枝,打在院子里相依偎賞花的兩人身上。

    拂過耳畔的風,把花香吹進鼻翼間,隨著呼吸灌入肺葉,每一個細胞里,都染上了花香。

    “然然,累嗎”

    墨修塵的目光從盛開的玫瑰上收回,垂眸,溫柔寵溺地凝視著身旁的女子。

    去年,他就答應過,今年陪然然來賞花的,這花圃里的玫瑰雖然不多,但每一株,都是他的然然親手栽種的。

    恢復記憶之后,他調過監控來看。

    視頻里,溫然一個人專心摘種玫瑰的畫面,看得心揪著地疼。有好一段時間,他只要一想到然然對著剛栽種的玫瑰落淚的樣子,他就深深地自責。

    溫然感覺墨修塵攬在她肩膀上的手緊了緊,她抬眸,對上他噙著溫柔寵愛的深邃眼眸里,心里,頓時泛起一層細密的暖意,一抹淺笑,自眉眼間浮現:“不累。”

    “然然,明天我們直接去醫院,陪你做了產檢,我再去公司上班。”

    “好。”

    溫然笑著點頭,對于他的安排,沒有任何異議。

    她喜歡由他陪著,盡管康寧醫院她熟得不得了,由青風和青揚送她去醫院就可以的,但任何人,都替代不了有墨修塵陪伴的那種被寵溺的幸福感。

    “修塵,昨天洛昊鋒的婚禮,順利嗎”

    過了片刻,溫然的聲音輕輕地響起。

    昨天墨修塵他們去參加了洛昊鋒的婚禮,回來后,溫然并沒有問他什么狀況。

    墨修塵薄唇勾了勾,淡淡地說:“順利,你讓我轉告的話,我也告訴阿鋒了。”

    溫然眸子閃過一絲情緒,沒有說話。

    “阿鋒說,只要白筱筱過得好,他都無所謂。”

    墨修塵沉默了幾秒,又輕聲補充一句。

    洛昊鋒是他的朋友,墨修塵自是希望他幸福的。可現在,他和齊美鈴結婚,怎么可能幸福。

    他答應了洛昊鋒,一定幫他擺脫齊美鈴,也許,時間會比較長。但不管一年還是兩年,或者更久,只要阿鋒的決心不變,他都會幫他。

    口袋里,墨修塵的聲音鈴聲忽然響了起來,他攬著溫然的手松開,掏出手機,接聽電話:“喂,阿牧。”

    “修塵,阿鋒和齊美鈴出了車禍,現在醫院里搶救。”

    電話里,覃牧的聲音沉重地傳來。

    墨修塵俊臉一變,脫口問:“他們不是去度蜜月了嗎,怎么會出了車禍,在哪個醫院”

    身旁,溫然聽見墨修塵擔憂的話語,也跟著皺起了眉。

    不知電話那頭的覃牧說了什么,只聽墨修塵答道:“好,我到了那邊再說。”

    “然然,阿鋒和齊美鈴出了車禍,我們今晚不能留在這里過夜了。”結束通話后,墨修塵壓抑著心里的擔憂,盡可能讓自己的語氣溫和。

    溫然站起身,說,“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回去,你先打電話訂好機票,直接去機場。”

    “然然,下周,我再陪你來這里過周末。”

    墨修塵語帶歉意,若是別的事,他根本不會理會。可阿鋒出車禍這么嚴重的事,覃牧在電話里說,可能有生命危險。

    “我沒關系的。”

    溫然安撫地沖他笑笑,墨修塵打電話訂了機票,去開車。

    阿斯頓上路之后,溫然撥了青風的號碼,讓他和青揚去接她。

    “然然,你要是餓,就先吃點零食。”

    溫然打完電話,墨修塵轉頭看她一眼,關心地問。

    因為覃牧的一個電話,他連給然然做晚飯的時間都沒有,就上了路。

    “我不餓,修塵,你不用管我,專心開車就好。”

    溫然輕輕搖頭。

    墨修塵正想說什么,溫然手機響了起來,“是我哥打來的,他肯定也是接到了覃牧的電話。”

    昨天,他們一起去參加洛昊鋒的婚禮,下午墨修塵等人趕了回來,覃牧留了下來。

    “哥。”

    “然然,阿牧有沒有給修塵打電話”

    果然,顧愷真的是接到了覃牧的電話,打來問她,修塵有沒有接到電話。

    “接到了,我們正在回g市的路上,哥,洛昊鋒的情況怎么樣了”

    溫然擔憂的問,希望沒有生命危險,就算他不能和筱筱在一起,做為朋友,溫然還是希望他平安,幸福的。

    “聽阿牧說,很嚴重,目前正在搶救中,然然,你們是直接去機場嗎,我去機場等修塵。”

    “嗯,直接去機場。”

    沒見到洛昊鋒,顧愷只是聽覃牧的描述,不太清楚具體的情況。

    墨修塵和溫然趕到g市機場時,顧愷已經等在了那里。

    他訂的和墨修塵同一航班,令溫然詫異地是,方芷薇也在。

    “然然,芷薇說,修塵去了c市,怕你一個孤單,你是特意來陪你的。”

    主要是,今天方芷薇一直在醫院里,她雖然沒有在醫院上班,但本身是學醫的,和顧愷不僅有共同話題,還能討論一些病例。

    覃牧的電話打來的時候,方芷薇就在顧愷的辦公室。

    正和他辯論著近年才發現的某種罕見病例。

    “謝謝薇姐,麻煩你了。”

    方芷薇特意來陪她,溫然自是不能拒絕她的好意,要知道,她將來可是很有可能成為她嫂子的人。

    墨修塵看了眼方芷薇,對溫然說:“然然,你先回家,吃了晚飯早點睡覺,我今晚就不給你打電話了,明天早上,再給你打電話。”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