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1498第1498章1498可能是某人
    覃牧眉峰輕擰地沉思片刻,才抬眼,看著顧愷,“阿愷,我爸轉到g市的話,我媽肯定也要跟著去的,如此一來,那個人不還是知道嗎”

    話音剛落,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覃牧掏出手機,看到來電時,眸光動了動,長指按下接聽鍵,“喂,漾.”

    “阿牧,我們已經抓到那個狙擊手了,可惜,對方死了。”

    電話里,唐漾的聲音沉郁地傳來,聞言,覃牧俊顏微變,“死了”

    旁邊,顧愷聽見覃牧的話,眸底閃過一絲詫異,抿了唇,安靜地看著他接電話。

    唐漾,不僅是覃牧的發小,還是調查覃父遇擊的負責人,這些天,他因追查那個狙擊手,不曾來醫院看望覃父。

    “嗯,我們在邊界抓到他的,不過,他死之前說了一個字,我懷疑,這次襲擊覃叔叔的人,和正被調查的某人有關。”

    唐漾沒有說名字,但覃牧眸色卻是一冷,瞬間明白了他說的某人是誰。

    前兩天,那人的妻子,還來看望過他父親。

    捏著手機的力度驀地一緊,覃牧五官線條染上一層冷峻,“漾,你確定嗎,那人的妻子前兩天還來過醫院,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們豈不是知道了我爸現在的情況。”

    “還不太確定,只是猜測,你也別太擔心,即便真是那人,他也不會再對覃叔叔怎樣的。他的目的是阻止覃叔叔查下去,如今覃叔叔受了傷,他的目的達到了。”

    “你什么時候回來”

    覃牧沉默片刻后問。

    “估計凌晨一點以后才能到。”因為車子行駛的原因,信號不是很好。

    覃牧和唐漾沒有多聊,只說等他回來后,再談,便掛了電話。

    見顧愷正關心地看著他,覃牧淡淡地解釋,“漾說,那個狙擊手死了,臨死前說了一個字,他懷疑,和這次被調查的姚家有關。”

    顧愷茫然地眨了眨眼,想到他剛才說的,前兩天那人的妻子來看過覃叔叔,眉宇間不由是泛起一絲疑惑,“是安琳帶來的那個中年婦女”

    “嗯,那是她表姐的婆婆。”

    覃牧語氣微沉,他雖然這些年一直不在a市,對于目前的形勢,不太了解。但春節的時候,也在家里待了好些天。

    聽他父親說過一些事。

    對于姚新民被舉報一事,他略微知道一點,但一直不曾把他父親受傷一事,和姚新民聯系起來。

    姚新民和他父親雖然不是多好的關系,但平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也沒有任何深仇大恨的。

    顧愷聞言,俊眉輕輕皺了起來,“阿牧,你要是擔心覃叔叔,就讓他轉院吧,覃叔叔受了傷,雖然暫時不會調查那件事,但他之前接到的電話還不知道是什么內容,若是和姚家有關,那他們不是沒有可能再下毒手的。”

    “行,我一會兒安排一下,凌晨再轉。”

    “我給修塵打電話,讓他安排私人飛機過來,凌晨就讓覃叔叔轉去g市,到了那邊,我會安排人保護好覃叔叔的安全的。”

    經過了幾次事件之后,如今的康寧醫院,已經沒有任何監控死角了。

    并且,頂

    樓那一層樓,除去院長辦公室之外,其余的,都不對外開放。

    顧愷讓覃父轉過去,把他安置在頂樓那一層,到時多派幾人保護著,定然是安全的。

    “我打電話先給我媽說一聲。”覃牧點點頭,雖然他已經拿定了主意,但也要跟他媽媽解釋清楚。

    他父親剛醒來,目前還沒開口說話,只是生命體征正常。

    “你別打電話了,回去一趟吧。我在這里守著,你回去跟阿姨解釋一下,順便帶阿姨來見見覃叔叔。”

    “也好。”

    覃牧說完,起身便離開。

    顧愷撥出墨修塵的號碼,這些天,墨修塵他們每天都有打電話給他,了解覃父的情況。

    電話剛響了兩聲,便被接起,是溫然的聲音,“喂,哥。”

    “然然,修塵呢”

    “修塵洗澡去了,哥,修塵說覃叔叔醒了,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顧愷平靜地說,“覃叔叔剛醒來不久,暫時還算穩定,你讓修塵快點出來,我想讓覃叔叔轉去a市,讓他安排一下,讓私人飛機來接。”

    “哦,你等一下,我叫他。”

    溫然放下手機,跑到浴室門口敲門,兩分鐘后,墨修塵的聲音透過電波傳了來,“阿愷。”

    “唐漾已經找到了那個狙擊手,但對方已經死了,據他說,這次偷襲覃叔叔的人,可能是姚新民安排的。為了覃叔叔的安全,阿牧同意把覃叔叔轉去g市,你安排一下飛機過來接我們。”

    “今晚”

    “嗯,凌晨走,姚新民的妻子兩天前來過醫院看望覃叔叔,我覺得,消息就是他們泄露出去的,為了知道覃叔叔傷得如何。”

    “姚新民”

    墨修塵的聲音滲進一絲疑惑.

    顧愷簡單地解釋了幾句,墨修塵聽完后,答應立即安排飛機去接他們。

    覃牧回到家的時候,安琳正打算陪覃母上樓休息。

    “你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了”

    看見他從玄關處進來,安琳詫異地問,覃母則是欣喜地看著覃牧,“兒子,是不是你爸要見我”

    覃牧微微一笑,邊朝沙發走去,嘴里邊說,“媽,你換件衣服,跟我去醫院吧。”

    “阿牧,爸不是剛醒,現在需要好好休息嗎”安琳不解地問,一雙眸子定定地看著覃牧。

    覃牧來到沙發前,在覃母右邊坐下,“我打算讓爸轉去g市康寧醫院,為了爸的安全著想,我們都不跟過去.”

    說到這里,覃牧話音微頓,才又對覃母說,“媽,你今晚去看看爸,然后過些天,我再陪你去g市。”

    “為什么要轉走,難道查出來幕后之人是誰了”

    覃母聞言,臉色微微一變。

    “那個狙擊手死了,也許,很快就會知道那個指使的人身份,爸出事前接的電話是什么打的,還是個謎,為了他的安全,我想讓他轉院。”

    “行,你決定吧,你爸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我去不去g市都沒關系,阿愷他們和你情同兄弟,我信得過他們。”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