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1502章 1502 女人需要的,是一個陪伴自己的男人
    安琳溫和地答道,“媽,我也想著,找時間約我表姐出來,問問她的一些情況。”

    “我去找她。”

    唐漾忽然站起身來。

    “唐漾!”

    安琳立即叫住他,唐漾神色微僵地看著她。

    “還是我去吧,你現在身份敏感,如果真是姚家做的,那你去找我表姐,他們肯定會懷疑。”

    唐漾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不會的,我自有分寸。”

    “讓安琳找個時間約封婉鳳吧,漾,你查你的案子,別和封婉鳳扯上關系。”

    覃牧最好的朋友除了墨修塵,顧愷和洛昊鋒之外,就是唐漾這個發小了。

    只是這些年,一個從商,一個從軍,兩人見面次數有限。

    唐漾對封婉鳳的那份執念,在他們圈子里,從來不是什么秘密,覃牧自是知道。

    他不想唐漾過份接觸封婉鳳,不是怕他公私不分,而是怕他受到傷害。

    安琳斂眸,剛才覃牧拒絕他母親時,她心里泛起的那份暖意,不知不覺地消散了去。

    也許,被傷害過一次,她就特別敏感。

    覺得覃牧在她和唐漾之間,選擇了保護唐漾不受傷,而讓她去冒險。

    抿抿唇,她站起身,輕聲說了句,“我出去打個電話。”便出了休息室。

    唐漾看著安琳離去的背影,皺了皺眉,轉頭又看了眼拿起筷子準備吃飯的覃母,終究什么也沒有說。

    安琳并非出來打電話,而是出來透氣的。

    去了趟洗手間,出來時,見覃牧頎長的身影站在洗手間門口,似乎是特意等她的。

    安琳眸子眨了眨,臉上泛起三分茫然,“你怎么不吃飯,跑來這里?”

    “你在洗手間里都快半小時了,再不出來,我都要進去找你了。”覃牧視線越過她,看了眼她身后的洗手間,又停落在她白皙的臉頰上。

    “有那么久嗎?”

    安琳云淡風輕地問,抬步朝前走。

    覃牧并肩和她一起往回走,微側了臉看著她,輕聲解釋,“我媽太擔心我爸了,才會提出讓你去試探封婉鳳。安琳,這件事如果真是姚新民,那你可能會面臨危險。”

    安琳聞言,停下腳步來,側目看他。

    覃牧面色平靜,黑如瞿石的眸子里,無波無瀾,“我已經告訴漾,從別的地方入手,你不用去找封婉鳳。”

    “放心吧,我不會把事情搞砸的。”安琳淡淡地說,

    “封婉鳳到底是我表姐,我不希望這件事跟她有關系,但之前,姚夫人來醫院看望爸,是我表姐給我打的電話,我也希望害爸遇襲的幕后主使者早一點落網。”

    前天晚上,她聽覃牧說,姚家嫌疑最大的時候,她心里咯噔了一聲。

    就像她剛才說的,姚新民的老婆來醫院,是她陪著一起的。

    如果,覃牧的父親再出什么事,又真的是姚家所為,那覃牧肯定會恨上她。

    “安琳,剛才我不讓漾去找封婉鳳,是不想他為難。”

    覃牧眉峰蹙了蹙,他覺得,安琳誤會了他。

    安琳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他竟然會解釋了?

    她淡淡地牽動唇角,“我知道,我表姐確實配不上唐漾,她是一個帶著孩子的離婚女人。”

    最主要的是,她從來不曾喜歡過唐漾。

    而唐漾不知鬼迷了什么心竅,竟然一直忘不了封婉鳳。

    安琳和覃牧一起回到休息室時,唐漾已經離開了。

    覃母見他們回來,關心地問,“安琳,你剛才去哪里了,阿牧不見你回來,飯都沒吃飽,就去找你了。”

    “媽,我打電話去了。”

    安琳淡淡地解釋。

    覃母目光在他們兩人臉上轉了轉,又說,“安琳,剛才是我太急了,只想著早一點查出想害阿牧他爸的兇手,才讓你去找封婉鳳的。”

    安琳抬眸看了眼覃牧,云淡風輕地道,“媽,我知道的。”

    話落,她又看向覃牧,“你趕緊吃吧,吃完,我再帶回去。”

    ***

    安琳沒有回覃家,而是回了安家。

    安爸爸正好要出門,見她回來,關心地問了幾句她公公的情況。

    因為覃父是悄悄轉院的,除了他們幾個,連安琳的父母都不知道,她便沒有告訴他,只說還沒醒過來。

    倒不是信不過自己父母。

    安琳是覺得,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她父母不知道,也是好的。

    畢竟,她們家和姚家,也有一些來往。

    如今這樣的形式,她希望她父母不被牽扯進來。

    安爸爸離開后,安琳陪著她媽媽上樓,回到房間,她狀似不經意地問,“媽,我表姐回來了,沒來看你嗎?”

    “你表姐回來了,她不是去旅游了嗎,怎么這么快回來?”

    安媽媽面露詫異。

    安琳了然地笑笑,看來,媽媽還不知道。

    “媽,你坐下,我給你按摩按摩。”她說著,把安媽媽按坐在布藝沙發里,自己站到沙發后,雙手搭上她肩膀,輕輕按摩。

    “我中午給阿愷送飯的時候,在醫院碰到了表姐。”

    安琳一邊給安媽媽按摩,一邊隨意地說。

    “她什么時候回來的?”

    “她自己是說剛下飛機,家都沒回就直接去了醫院,不知道是不是騙我的。別說看我公公,就是看我,她也不可能那么積極啊。”

    安琳的語氣,帶著三分調侃.

    安媽媽好笑地道:“你說得對,你表姐不可能一下飛機就去看老覃,要是姚德緯住院還差不多。”

    “媽,你這話要是可別讓我表姐聽見,她和姚德緯都離婚了,現在肯定不會對他那么好了。”

    安琳眉眼間染著一層溫柔地笑,純粹就是話家常。

    “就你表姐那沒出息的樣,即便是離了婚,只要姚德緯朝她勾了勾小手指,她也會屁顛屁顛地跑到他面前。”

    安媽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雖然封婉鳳不是她女兒,但因小時候經常住在他們家,她便一直視如己出的。

    “媽,你上次不是說,姚德緯和我表姐離婚,給了她一筆巨額贍養費嗎?”

    安琳輕笑,一副人家姚德緯沒那么渣的口氣。

    安媽媽哼了一聲,“錢有什么用,女人要的,是一個可以依靠,陪伴自己到老的男人。”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