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1630章 1630 女大當嫁
    孟母見兒子生氣,忙打圓場,“孟柯,瑤瑤是和筱筱開玩笑的,你跟著較什么真。”

    話落,她又白筱筱歉意地解釋,“筱筱,瑤瑤小不懂事,你別跟她計較,她就是平時被慣壞了。”

    “我沒有生氣。”

    白筱筱面上笑容禮貌而客氣。

    孟柯只對白筱筱介紹了四位長輩,沒有介紹他表妹叫什么名字,她和對方不熟,自然不會跟別人一樣,叫她瑤瑤。

    于是,回了那一句,便不再開口。

    “筱筱,我聽孟柯說,你在國外一直很忙的,那你這次回來,是小住,還是不再回d國了?”

    孟柯的小姨轉開話題地問,因為她女兒剛才的話讓孟柯生了氣,她這會兒臉上堆滿了笑。

    那笑容,像是把白筱筱當成了國家領導級人物似的。

    白筱筱對于她們的問題,有問必答,“我這次回來,不打算再回去了,那邊的工作交給了其他人。”

    “那就好,女孩子一直留在國外也不是事,終歸是要嫁人的,咱們孟柯今天年底都三十二歲了,你們趕緊把婚結了……”

    白筱筱抬眼看向孟柯。

    孟柯臉上流露出歉意,“小姨,筱筱才剛回國,你別這么急的催我們結婚,會嚇到她的。”

    “孟柯,你這話就不對了。”

    孟母也幫腔了。

    她目光掃過白筱筱,見她面上還掛著笑容,并沒有生氣的跡象,“你小姨也是為了你們好,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就是,你這兩年時常往國外跑,不就是因為想念筱筱嗎,要是你們結了婚,那就可以朝夕相守了,這樣多好。”

    “筱筱,我們孟柯是老實孩子,他雖然以前沒有戀愛經驗,但他絕對是值得依靠的男人,你放心地嫁給他就是了。”

    孟母大有王婆賣瓜的嫌疑。

    唯一不同的是,夸起兒子來,比賣瓜的王婆驕傲嫻熟多了。

    好像她兒子是全世界最優秀的,哪個女孩子嫁給他,都是三生修來的福氣一樣。

    白筱筱面上笑容斂了一分,再次看向孟柯。

    她剛才一句‘誠實’的回答,已經得罪了他的表妹,這會兒怕自己再一句話說不對,得罪了他母親和姨媽,那就不好了。

    再者,她在路上就已經對孟柯說過,她沒有最近結婚的打算。

    她相信,孟柯懂她的意思。

    孟柯還沒開口,一旁的孟父先說道,“筱筱第一次來家里,這些話題就別聊了,去廚房看看午飯做好了沒,別餓著了孩子們。”

    “好,我現在就去看。”

    孟母見兒子也對她使眼色,這才起身,去了廚房。

    結婚生孩子的話題,總算暫時結束了。

    孟柯在剛才他老媽的位置坐下,低聲對白筱筱說,“我媽和小姨沒有別的意思。”

    “我想去一下洗手間。”

    白筱筱不著痕跡地打斷他的話,眉眼間,笑容略淡。

    孟柯起身,笑著說,“筱筱,趁著沒吃飯,我帶你上樓參觀一下我的房間。”

    不給白筱筱拒絕的機會,孟柯便拉著她出了沙發,朝樓梯走去。

    “表哥,我也去。”

    李詩瑤喊了一聲,站起身一半,就被她老媽拉了回去。

    上了樓,白筱筱抽出被孟柯握著的手,佯裝參觀地看向別處。

    掌心一空,孟柯的心也跟著空落下來,看著白筱筱轉向別處的臉,他抿了抿嘴唇,輕聲說,“筱筱,剛才我媽和小姨的那些話,你別放在心上。”

    “如果我說,她們說她們的,我左耳進右耳就出了,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沒禮貌。”

    白筱筱不僅沒有生氣,還笑看著孟柯。

    孟柯被她的話問得一怔。

    看著白筱筱清亮的眼眸,他漸漸地,就忘了她的問題,反被她這俏皮的模樣蕩了心神。

    白筱筱眨眨眼睛。

    感覺到孟柯的神色變化,她退后一步,“洗手間在哪里?”

    “去我房間吧,正好,我有東西送給你。”

    孟柯斂了斂神,沖白筱筱溫柔地笑笑,帶著她去他房間。

    進了房間,白筱筱便直接去了洗手間。

    孟柯站在房間里,盯著洗手間的門出神了半分鐘,才走過去打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個精致的盒子。

    抽屜里,還有一個盒子。

    原本,他是打算找機會送出去的。

    但現在,似乎短時間內,送不出去了。

    白筱筱從洗手間出來時,便看見孟柯站在窗前。

    看見她出來,他幾步走到床前,拿起小桌上的盒子來到白筱筱面前。

    視線觸及他手里的盒子,白筱筱眼里閃過一絲微愕。

    “筱筱,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原本打算下次去d國的時候送你的,沒想到你這么快就回來了。”

    說到后面,孟柯的聲音變得欣喜。

    白筱筱的視線從盒子上移到他臉上,笑容浮現,“我回來了,你也不用送禮物了。”

    “打開看看。”

    孟柯像是沒有聽見白筱筱的話,一雙眸子帶著溫柔笑意,定定地看著她。

    盒子,被強塞到手上。

    白筱筱猶豫了下,在孟柯炙熱的眼神下,緩緩打開盒子。

    盒子里面,躺著一條項鏈!

    “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要。”白筱筱看了一眼,不加思索地拒絕。

    這條鉆石項鏈,絕對不低于五十萬。

    白筱筱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就算猜不出具體的金額,也能猜出一個大概。

    這么貴的東西,她不可能收下的。

    “筱筱,這本來是給你準備的生日禮物,不過,我想早一點送給你,因為我覺得你戴上這根項鏈,一定很漂亮。”

    孟柯把項鏈從盒子里拿出來。

    白筱筱又往后退了一步。

    他輕嘆口氣,看著白筱筱的眼神,從開始的溫柔,到炙熱,變成如今的寵溺和無奈,“筱筱,你先戴上看好不好看,再決定要不要,行嗎?”

    “你先留著吧,等我有資格理所當然戴上你這么貴重的禮物時,再送給我。”

    白筱筱面上雖然掛著笑容,但語氣,態度,卻十分堅定。

    她話音落,手機響起兩聲滴滴的信息聲,白筱筱借著掏手機說,“我們下樓去吧,一會兒該吃飯了。”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