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1780.第1780章 1780 大家都上了當
    白父接到白筱筱的眼神,立即會意的開口,“秀蕓,我們先進屋里面去。”

    喬秀蕓雖然怨恨吳菁芳,但是只要吳菁芳不主動招惹她,她就是個不喜歡惹麻煩的人。

    冷冷的看了一眼吳菁芳,喬秀蕓跟著老公和女兒一起轉身進辦公室。

    “喬秀……”

    幾步之外,吳菁芳見喬秀蕓想走,厲聲喊她名字。

    只不過,她的話剛一開口,就被身旁的洛榮賓捂住了嘴。

    另一邊,她兒子洛昊鋒也阻止她,“媽,陸警官在那里,我們先過去。”

    吳菁芳順著洛昊鋒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陸之衍站在審訊室的門外屋檐下。

    陸之衍迎了過來,客氣的打招呼,告訴他們先去審訊室里。

    “那幾個綁匪還在里面?洛太太先去里面吧,剛才他們說的一些話,需要跟您對質一下。”

    陸之衍一邊說著一邊對他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洛昊鋒和洛榮賓陪著吳菁芳進去審訊室。

    另一邊,陸之衍的辦公室里。

    白筱筱和白父陪著喬秀蕓進了辦公室,辦公室里的墨修塵和溫然,顧愷幾個人都站了起來。

    和喬秀蕓以及白父打過招呼后,才又紛紛坐下。

    溫然安慰喬秀蕓說,“喬阿姨,你放心,一定能找出幕后指使者的。”

    “那幾個綁匪已經招了,但陸警官說他們的證言,算不得證據。”

    喬秀蕓說這話時,臉色有些難看,她心里其實是相信了綁匪的話的。

    吳菁芳對她的恨意,她心里比誰都清楚,除了那個女人這么歹毒的對她,還有誰,會這么歹毒?

    溫然微微一笑,“喬阿姨,陸大哥既然說算不得證據,那一定有他的道理,我們就等著吧,相信要不了幾天就能水落石出的。”

    “媽,你要是累,我們就先回去吧!”

    白筱筱笑了笑,關心的開口。

    白父也接著說,“你上午受了驚嚇,要不我們先回家休息,我給你煲點湯,壓壓驚。”

    喬秀蕓想著進了審訊室的吳菁芳,淡淡的說,“我們等著那個女人出來,我要親口問問她,為什么那樣做?”

    “媽,陸警官不是說了嗎?”

    墨修塵和溫然兩人,聽著喬秀蕓的話,立即明白了他嘴里說的那個女人肯定是洛昊鋒的母親。

    墨修塵看了一眼顧愷。

    顧愷立即站起身,微笑的說,“白叔叔喬阿姨,你們先聊著,我先出去一下。”

    他出了辦公室,直接朝審訊室而去。

    墨修塵和溫然則是陪著白父白母在辦公室里聊天。

    不一會兒,外面走廊里傳來腳步聲以及說話聲。

    是陸之衍帶著洛父洛母,以及顧愷和洛昊鋒幾個人,一起回來辦公室。

    辦公室里,聽見聲音的白母臉色沉了沉,白父忙伸手握住她的手。

    “白叔叔,喬阿姨,洛叔叔和伯母來了,剛才有些誤會,現在大家都在一起,正好解釋一下。”

    開口說話的人是顧愷。

    比起陸之衍這個警官,顧愷對洛家和白家,相對來說都是熟悉的。

    然而辦公室里的氣氛,并沒有因為顧愷的話而變得融洽,不僅如此,因為洛父洛母的出現,辦公室里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僵滯。

    空氣好像突然變得稀薄了。

    洛母和白母的對視,氣氛不禁有些劍拔弩張。

    “媽。”

    白筱筱輕輕地喊了一聲,神經有些緊張。

    洛昊鋒高大的身影站在門口吳菁芳的旁邊,聽見白筱筱喊白母,洛昊鋒也立即開口打圓場的說,“媽,你不是要解釋清楚,不讓喬阿姨誤會你的嗎?”

    “哼!”

    洛母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繼續與白母怒目相視。

    洛昊鋒尷尬地笑笑,上前一步,對白母和白父說,“白叔叔喬阿姨,我剛才陪著我媽媽去了審訊室,見過那幾個綁匪了,他們的話不值得信,還請你們不要誤會。”

    “一句不值得信就算了,誰知道,是不是她狡辯?”

    白母的語氣不善,洛母一聽,怒火立即上漲,恨恨地瞪著白母,恨恨地說,“喬秀蕓,你不要血口噴人,你不知道得罪了些什么人?把什么罪名都往我身上推,我還想說,那些綁匪是不是你自己找來的?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呢?”

    吳菁芳的話,一下子,把戰火點燃了。

    喬秀蕓騰的從沙發上站起來。

    白筱筱臉色一變,也跟著起身,緊緊的拉著她媽媽。

    “吳菁芳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喬秀蕓這一輩子沒有得罪過任何人,除了你會這么惡毒之外,沒有別人會這么做。”

    對于一個毀了自己一生的,女人,喬秀蕓不可能對她好言相對。

    而吳菁芳面對一個,搶了自己老公的心的女人,更是恨之入骨。

    洛昊鋒緊緊的拉著吳菁芳,則是拉著喬秀蕓。

    倆人都說,“媽,你少說兩句。”

    “阿鋒,你看清楚了,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喬秀蕓這樣的女人生不出什么好女兒來,你和白筱筱分的手就是分對了。”

    “媽,這關筱筱什么事。”

    白筱筱聽著吳菁芳的話,則是臉色一白,本能的抬頭看向洛昊鋒。

    對上他歉意而復雜的眼神,她的心,又微微一疼。

    心頭忽然涌上一股疲憊而無力的感覺,面對這樣的家庭,這樣的長輩這樣的恩怨,他和她,能有什么結果。

    即便白筱筱不說話,洛昊鋒也從她忽然黯淡下去的眸子里,感覺到了她的哀傷。

    他眼底劃過一抹痛楚,薄唇下意識的抿了抿,正要說什么,旁邊沙發里,墨修塵忽然站起身,低沉的聲音平靜的響起,“洛伯母,喬阿姨,你們二位聽我說一句可好?”

    吳菁芳臉色變了變,但礙于這人是墨修塵,又想到自己來警局的目的,便只是冷著臉,沒有拒絕。

    而白母,更不可能把這怒火發泄在墨修塵身上。

    “墨總,您請說。”

    墨修塵微微一笑,語氣溫和的說,“我覺得,喬阿姨綁架這件事并非表面那么簡單,據我所知,洛伯母也是接了陌生人電話才來的g市,有可能,我們大家都上了當。”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