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1836.第1836章 1836 為了你的孩子
    回公司的路上,溫然問墨修塵,“修塵,徐婉淇會把她知道的都說出來嗎?”

    雖然說青揚已經醒了,她說不說,警方都已經知道了孟柯犯罪的事。

    但她也未必會說。

    墨修塵正專注地開著車,聽見溫然的話,他轉過頭沖溫然溫和地笑笑,云淡風輕的道,“徐婉淇說與不說都重要了。”

    “為什么?”

    溫然好奇的看著墨修塵,就算徐婉淇知道的不是很多,但他總是知道一些的,而且,比青揚知道的多呀!

    墨修塵騰出一只手,去揉她的頭發。

    溫然只是嗔他一眼,并沒有避開。

    揉了一下墨修塵的手又握住方向盤,溫和的解釋,“徐婉淇知道的,無非是那一次,她跟著孟柯去的一些事情,至于現在孟柯的計劃,肯定會有所改變。”

    “這么肯定嗎?”

    溫然皺起眉頭,難道孟柯也不相信徐婉淇的。

    “目前孟柯還不知道青揚已經醒了,如果真的是他把筱筱設計出了國,肯定不會放過去d國的機會。”

    溫然點頭,十分佩服墨修塵的分析,“修塵,還是你聰明,陸之衍現在派人去的話,是不是能夠抓的孟柯?”

    “按理說,是可以的,但具體怎么樣,誰也不能保證。”

    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

    至少,還被關押著的徐婉淇是無法向孟柯通風報信的。

    可墨修塵和溫然不知道的事,徐婉淇不能通風報信,并不代表沒有別人通風報信。

    在孟柯醒來的第一時間,他之前買通的康寧醫院某個護士,就打電話通知了他。

    而此時此刻,孟柯正從巴厘島登機,飛往d國。

    他把原本的計劃提前了日期,當他得知青揚醒來的消息時,就打電話,改變計劃。

    雖然警方只知道他走私的事,并不知道白筱筱是被她設計出國的,但孟柯覺得,墨修塵和洛昊鋒等人不是傻子。

    他們一直懷疑他,必然會做防范。

    當然,若是他們沒有懷疑,這一切只是他想的太多,那就更好了。

    不管怎么樣,他這一次一定要帶走白筱筱,這是他唯一的機會,目前身份暴露,他也不可能再回國內去自投羅網了。

    **

    陸之衍回到警局,立即去提審徐婉淇。

    看到陸之衍嘴角的笑,和那抹嘲諷,還未開口詢問,徐婉淇的臉色就白了。

    陸之衍把一個小筆記本在她面前一晃,隨后收起。

    把身子往椅背你依靠,挑了眉,冷冷地看著徐婉淇,“徐婉淇,你知道這里面是什么嗎?”

    徐婉淇緊咬著嘴唇,眼神怨恨的看著陸之衍。

    陸之衍剛才去了醫院,他現在,讓她看那小本本。

    應該是青揚提供的證據吧。

    想到這一點,她雙手緊緊地交握在一起,心里的緊張和驚慌,難以掩飾的,表現在面上。

    陸之衍冷冷一笑,把徐婉淇的慌亂看在眼里,“我說過,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就算你不說,我們也已經掌握了你和孟柯犯罪的證據。”

    “你都知道了,還問我做什么?”

    徐婉淇很快的冷靜下來,她現在懷著身孕,就算法律也會對她格外開恩的吧!

    只要能暫時都不做了,她就有機會。

    “我是問你孟柯現在去哪里了,你要是愿意配合我們警方抓捕孟柯,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陸之衍神色一斂,語氣倏地一沉。

    徐婉淇的心理素質雖然不怎么樣,但是他勝在倔強,以及他對孟柯的份旁人無法理解的愛情。

    就是你明知道,她知道那些事情,可她就是不說。

    “對我有什么好處?”

    “你要是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但是我們會向法官求情,對你從輕……”

    之前的話還沒說完,徐婉淇就打斷了他,“從輕,你能將我無罪釋放嗎?不能吧,既然說不說都有罪,那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難道你不替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陸之衍的話,徐婉淇神色一變。

    “我不會出賣我孩子的父親。”

    “孟柯有打算要你肚子里的孩子嗎?”陸之衍只是隨口一說,卻說中了徐婉淇的痛處。

    她原本就略顯蒼白的臉色,驀地慘白。

    孟柯曾經說過,他們現在不適合要孩子。

    徐婉淇心里比誰都清楚,是真的沒打算要她的孩子,至少目前沒有打算要。

    “徐婉淇,孟柯的心根本不在你身上,他要是真和白筱筱在了一起,可是都不會嫌棄你,還有你肚子里的孩子。”

    陸之衍把徐婉淇的難過看在眼里,稍微放柔了語氣,采取懷柔政策。

    一個孩子,對父親和母親來說,是不一樣。

    孟柯可以有許多孩子,可以找許多女人給他生,但徐婉淇不能,因為這個孩子,是他和他愛的人的愛情結晶。

    如果他們之間真的有愛情的話。

    徐婉淇眼里是閃過一絲掙扎,但是愛孟柯,很愛很愛。

    為了孟柯,她可以去死,都毫無怨言。

    可是現在,她已經是一個母親了。從她得知自己懷孕的那一刻起,她就欣喜的幻想著,將來孩子出生以后的生活。

    “徐婉淇,就算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難道你愿意孩子一出生,就被人瞧不起,在旁人的嘲諷和欺負中成長嗎?”

    “不,不會。”

    徐婉淇忽然尖叫。

    眼神慌亂而痛苦,她不要她的孩子一出生,就被人指指點點。

    陸之衍見她情緒激動,打鐵趁熱的說,“既然你不想你的孩子,因為有你們這樣的父母而痛苦,受盡別人的白眼和嘲諷,那你就該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你才有機會和資格陪伴你的孩子。”

    徐婉淇難過地低下頭。

    她心里很亂,很矛盾,如果她和孟柯都做了牢,那她的孩子怎么辦。

    他眼前浮現出,溫然的那對龍鳳胎的聰明可愛,雖然她只是見過一兩次,但那個龍鳳胎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種叫母愛的東西,蔓延了整個心間,可他對孟柯的愛情,起著強烈的爭執。

    陸之衍把她的矛盾看在眼里,他沒有再逼她,而是安靜的等著她主動交代。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