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2017章 不覺丟人嗎
    歐一涵的意思是,像靳鳳姣那種狐貍精,溫錦自己都會離得遠遠的。

    靳鳳姣挑撥離間不成,反被嘲諷,氣得恨恨的掛了電話。

    看著被掛斷了通話,歐一涵冷嗤一聲。

    猶豫了下,又撥出溫錦的號碼。

    **

    墨家。

    溫錦的手機鈴聲響起時,正在和幾個孩子們在客廳里玩。

    “二舅,是不是你女朋友給你打電話了?”

    陌陌望著溫錦口袋里響著的手機,好奇的詢問。

    溫錦嘴角一抽,“陌陌,誰跟你說我有女朋友的。”

    陌陌咯咯地笑,指著旁邊的梓奕,“梓奕跟我們說的,二舅有女朋友。”

    梓奕正蹲在茶幾前,學著電視里的主掛人,專心的折玫瑰,并沒有聽見陌陌的話。

    清晴站在他身邊,一臉崇拜的望著他。

    “清晴,玫瑰花折好了,要嗎?”

    梓奕折好了玫瑰,在清晴面前揚了揚,笑瞇瞇的問。

    清晴雙眸閃爍著燦爛欣喜的光芒,伸手就去拿梓奕手里的玫瑰,嘴里歡快地喊著,“哥哥,要。”

    “好看嗎?”

    “好……看。”

    清晴說兩個字還不太會,但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卻把她的開心表達得淋漓盡致。

    “哥哥再給你折一朵好不好?”

    “好。”

    “是哥哥好,還是玫瑰好?”

    梓奕像個小大人似的逗著清晴,他特別喜歡看著清晴歡喜的模樣,笑得眼睛都瞇起來。

    “哥哥。”

    溫錦看著梓奕和清晴的互動,深深覺得,梓奕這家伙長大了,絕對是撩妹高手。

    青出于藍勝于藍,原來是這個意思。

    他笑了笑,按下接聽鍵,聲音溫和的溢出薄唇。

    “溫錦,晚上有空嗎?”

    電話里傳來的是歐一涵的聲音,想到中午自己放了人家鴿子,溫錦歉意地回答,“我現在然然家,今晚陪幾個孩子吃飯。”

    歐一涵聽說他要陪幾個孩子吃飯,又聽見電話里有小孩子的聲音,并沒有再約他出去。

    “梓奕,二舅跟你商量個事。”

    溫錦講完電話,梓奕的第二朵玫瑰已經折好了,第一次折的時候,他是跟著主持人學的,這一次,他看都沒有看一眼主持人,便熟練的折出了玫瑰。

    揚起俊美的小臉看向溫錦,“二舅,商量什么事?”

    “聽說你在學校里是個小霸王,沒有人敢惹你,不知道遇到比你大的孩子,你會不會害怕。”

    梓奕眉頭一皺,他聽懂了,二舅這是看不起他。

    投給他二舅一個輕蔑的眼神,不以為然地說,“二舅,難道你小時候還怕比你大的孩子嗎?”

    “……”

    溫錦被梓奕這小鬼一噎,啞然失笑,“二舅現在是問你。”

    梓奕一撇了撇嘴,“我為什么要怕,我才不怕呢。”

    “既然你不怕,那明天我介紹一個,比你大幾歲的男孩子給你認識,你要是能讓他對你服服帖帖的,二舅舅相信你。”

    “有什么報酬?”

    梓奕不做沒有報酬的事。

    溫錦也不小氣,“你要是能做到,有什么條件只管提。”

    “真的?”

    梓奕眼睛一亮,這個不錯,他要好好的想想。

    溫錦笑著點頭,看著他那充滿了智慧的雙眼,“當然是真的,二舅什么時候騙過你。”

    **

    第二天早上,溫錦如約到景曉茶家接張明輝去藥廠。

    張明輝很興奮,為自己從今天開始就能掙錢養活自己,他早上天亮就爬了起來,把今天的作業給寫完了。

    “到了藥廠不許不聽話,知道嗎?”

    臨出門時,景曉茶不放心的交代。

    張明輝不太耐煩,但還是點頭答應。

    “溫叔叔,我需要做什么工作?”張明輝被溫錦帶到辦公室,一臉茫然的問。

    “不急,你先坐沙發里等一下。”溫錦丟下一句,便走到辦公桌后坐下,打開電腦。

    張明輝是真的有些小聰明,溫錦讓他等一下,他并沒有閑著,而是裝模作樣的拿著書學習。

    心里想著,溫錦應該不會虐待童工,他怎么說也是景曉茶的侄子,溫錦又和他姑姑景曉茶是朋友。

    幾分鐘后,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清脆的聲音響在門口,“二舅。”

    聲音的主人當然是梓奕,只不過,不是他一個人,他身旁還牽著清晴。

    漂亮的眸子掃過坐在沙發里的張明輝,梓奕嘴角勾了勾,牽著清晴進來辦公室,“二舅,你說介紹我認識的,就是他嗎?”

    梓奕只是看了張明輝一眼,然后撇撇嘴。

    他還以為二舅找了個多厲害的人,原來是這樣一個小孩子,看他拿著書裝模作樣,分明沒有認真看,肯定是不學好的壞孩子。

    溫錦微笑地看著走過來的梓奕,點點頭說,“不錯,就是他。”

    說完,溫錦從辦公桌后出來,“我要去開會,你先招呼著他,一會兒給他找點事做,他是來做工的。”

    丟下這句話,溫錦就離開了辦公室。

    一點也不擔心梓奕會吃虧。

    “你叫什么名字?”

    梓奕牽清晴的手來到沙發前,把清晴抱坐在沙發里后,自己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然后漫不經心地問。

    張明輝從梓奕和清晴進來那一刻,就對這個長得似畫中人一般俊美的男孩子十分好奇。

    他還沒見過像他這么俊美好看的男孩。

    除了好看,他身上還有一種吸引人的氣質,讓張明輝無端覺得自己低他一等。

    “我叫張明輝,你叫什么?”張明輝雖然不喜歡墨梓奕那副傲慢的神色,但想到他喊溫錦舅舅,是溫錦的親戚,他得罪不起。

    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

    梓奕像是沒有聽見張明輝的反問,低頭問身旁的清晴,“清晴,你說是哥哥好看,還是那個人好看?”

    “哥哥。”

    清晴一雙眼睛彎彎地望著梓奕。

    她不懂什么叫好看,但她覺得哥哥是最好的。

    張明輝臉色變了變,對于梓奕的無視很是不滿,捏著書的力度也緊了緊。

    梓奕嗤笑一聲,“我二舅已經走了,你不用裝模作樣的看書。聽說你都八歲多了,還在看一年級的書,不覺得很丟人嗎?”

    “……”

    張明輝看看手里的書,又看看臉上寫著嘲諷鄙夷的梓奕,瞬間漲紅了臉。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