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2022章 最好忘掉
    狹小的車廂里,氣氛有些沉悶。

    景曉茶和靳哲宇通完電話后,車里又沉默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景曉茶的聲音輕輕地響起,“溫大哥,你喜歡歐姐姐嗎?”

    溫錦被她問得一怔。

    五官英俊的面上神色微變了下。

    在景曉茶銳利的眸光注視里,溫錦淡淡的扯動嘴角,云淡風輕地說,“一涵的性格很好,獨立不粘人。”

    “所以,溫大哥并不是因為喜歡才和歐姐姐交往的。”

    她這話出口,惹來溫錦俊顏一沉,景曉茶不管不顧的問,“溫大哥直到現在還是沒有放下嗎?”

    “曉茶,那件事你最好忘掉,永遠不要提起,也不許提起。”

    溫錦神色嚴肅,語氣嚴厲。

    這不僅僅是他掩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還是一個永遠永遠都不能說的秘密。

    景曉茶眼里劃過一抹心疼,為溫錦直到現在都還放不下心疼,為他連喜歡一個人卻不敢絲毫的表現出來而心疼。

    “溫大哥,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因為那是你的自由,可是也請你不要阻止我對你的喜歡。因為這也是我的自由,只要我愿意,我可以這樣喜歡到老。”

    景曉茶的聲音輕輕柔柔的,一出口,便吹散在拂過耳邊的清風里。

    溫錦眸子里閃過一絲驚愕,還有一絲無奈。

    “我也不會把我對你的喜歡四處宣揚,你和歐姐姐放心的談你們的戀愛,我不會糾纏你。”

    “曉茶……”

    溫錦還想說什么,景曉茶卻微微一笑,“溫大哥,我已經長大了,不是小孩子。”

    溫錦嘆口氣。

    “你在前面把我放下吧,你現在和歐姐姐在交往,不應該把太多精力放在別的女孩子身上。”

    溫錦對歐一涵的評價很高,景曉茶覺得,他們交往下去,溫錦總有一天會喜歡上歐一涵。

    走出對溫姐姐那份痛苦煎熬的暗戀的。

    她喜歡溫大哥,所以,她真心希望他幸福。

    不管他牽手一生的人是誰,只要那個人能讓他真正的幸福,景曉茶就真心的祝福他們。

    并且感激那個給了溫錦幸福的女子。

    她絕不會去打擾,去破壞他們的幸福。

    溫錦沉思了片刻,溫和地說,“你說的也不錯,一涵性格好,但也是女孩子。不過她一直說很喜歡你,你完全可以放心地去挑禮服。就當我送給你的畢業禮物好了。”

    話說到這個份上,錦曉茶當然不能再拒絕。

    并且,此時此刻她心里的怒氣和委屈又散了去,真是來的莫名其妙,散的也快。

    “好吧。”

    見他答應,溫錦終于露出滿意的笑容。

    景曉茶還是補那笑容晃了一下心神,掩飾的笑笑,轉頭看向車窗外。

    **

    景曉茶和溫錦到的時候,服務員告訴他們歐一涵早走了。

    溫錦讓服務員帶著景曉茶去挑禮服,他自己則是坐在真皮沙發里,悠閑地喝著茶。

    可能是景曉茶不挑剔,幾分鐘的時間,服務員就帶著她從樓上下來。

    “溫總,你看看這件禮服行嗎,這是剛才歐小姐挑的其中一件,真的很符合這位小姐的氣質。”

    景曉茶原本扎著一個馬尾,因為穿上這禮服,服務員把他扎的馬尾給解開了,一頭烏黑的發絲披散在肩膀上。

    身上淡粉的禮服款式簡單大方,還有一個漂亮的披肩,搭在她光裸白皙的肩上,把她凝脂如玉的肌膚襯得若隱若現。

    卻又因為這個披肩,讓原本的性感今天的氣氛清雅的氣質。

    但是真的很適合景曉茶。

    溫錦左手端著杯子,眸光溫和的打量著景曉茶。

    服務員站在一旁說著這件禮服多么多么的好,穿在景曉茶身上簡直是量身定做,多么多么的漂亮。

    “行,就這件吧。”

    景曉茶被溫錦打量著,有些許的不好意思,眉眼低垂,不敢與他視線對視。

    “我覺得剛才那件就很好。”

    景曉茶的聲音低低的響起,服務員抿唇一笑,“剛才那件沒有這件漂亮,這件不論是面料還是款式都是極好的,而且做工精細,挑不出任何的毛病,特別適合小姐您。”

    溫錦放下杯子,站起身來,上前兩步看著景曉茶,“這件是很漂亮,很適合你,另外一件是什么樣的,要是喜歡的話就兩件一起買下來。”

    “好!”

    “哦,不用。”

    服務員和景曉茶同時開口。

    一個笑瞇瞇的說好,一個慌忙的說不用。

    溫錦瞬間明白了,但肯定沒有這一件貴,所以景曉茶不愿意要這些貴的。

    “今天晚上你可不是單單的去參加生日壽宴,那些人可能都是你將來經常會遇到的,所以在穿著上不要苛刻自己。”

    溫錦掏出錢包,把卡遞給服務員。

    景曉茶眨了眨眼,她明白溫錦的意思,她作為一個新人,今晚要去見到很多同行,還都是前輩。

    是不能太寒酸。

    但也不必要這么高調吧。

    景曉茶換回自己的衣服,服務員給她包裝好,溫錦便又接到了歐一涵的電話。

    對方在電話里說她一會兒要上手術,手術時間可能要幾個小時,讓他先帶著景曉茶去做頭發,不要等她。

    “我們先去吃點東西,一會兒我帶你去做頭發。”

    掛了電話,溫錦對站在身旁的景曉茶說。

    “溫大哥,我自己去就行了。”

    景曉茶婉言拒絕。

    溫錦無所謂的笑笑,“反正我今天有時間,也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你自己去做頭發我還真不太放心,別晚上穿著禮服扎著馬尾就去了。”

    “這怎么可能?”

    景曉茶皺眉,也太看不起她了。

    “走吧,上車,你以后和星夏影視的合作可是少不了的,形象很重要,特別是給人的初印象。”

    “溫大哥,我又不是明星,你不用這么嚴肅。”

    “你可是編劇,未來的著名編劇景曉茶,對了,我聽說你改拍影視這本小說里面有許多和藥廠,以及藥品有關的情節。”

    溫錦打開副駕座的車門,等著景曉茶上車的時候問。

    景曉茶詫異的看著他,“溫大哥,你怎么知道?”

    “先上車。”

    溫錦拍拍她的腦袋,示意她上車再說。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