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第2259章 她主動吻他,“……等我回來帶你開車!
    葉湛眸底閃過一抹詫異,“覃叔叔,你也知道?”

    “這四年,不只是梓奕在追查當年殺了安琳的兇手。”覃牧的聲音透著這深秋的涼意,以及對失去妻子的痛楚。

    他至今還記得安琳抓著他的手,說出的最后一句話,不是讓他照顧好清晴,也不是讓他替她報仇。

    她染了鮮血的身子靠在他懷里,意識漸退的眸子里,是對他的戀戀不舍。

    撐著最后一口氣要把他的容貌刻進心里,虛弱地說,“阿牧,我要先走了,你要是一個人太孤單,就找個伴。”

    他當時是怎么回答她的。

    他說,“除了你我誰都不要。”

    他想抱著她去醫院搶救,可是,他連站都沒站起來,她就丟下她走了。

    她生前有一次和他開玩笑的時候說,就算她哪天死了,他也不許再找別的女人。

    可是她又不愿意死在他后面,因為她承受不了失去他的痛。

    她走得那么的突然。

    他們甚至還計劃著要回帝都好好的陪陪四位老人,然后再出去旅游。

    讓清晴自己留在g市,因為有梓奕照顧她,他們從來都是放心的。

    當時,墨修塵和溫然等人趕到案發現場,看到的就是覃牧緊緊抱著安琳,他嘴角還有血絲。

    后來他們才知道,覃牧因為太過悲痛吐了血。

    盡管如此,安琳的后事還是他親手操辦的,那幾天清晴不吃不喝,恨不得跟著她媽媽一起去。

    最能安慰她的墨梓奕成了她最討厭的人,因為安琳的死,清晴誰的話都不聽,覃牧就陪著她不吃不喝。

    他越是不責怪,清晴就越是內疚自責得要死。

    清晴愿意接受她母親離世的事實,是親眼看見覃牧暈倒在她面前,一向高大偉岸的父親,在她面前倒下。

    清晴哭著撲上去抱住他……她親自熬了粥等在床前,覃牧醒來后,她又是一番自責。

    他說,“清晴,你.媽媽已經走了,要是你不愿意振作起來,那我就現在去陪你媽媽。”

    他知道她在墨梓奕那里受了打擊,事發太突然,墨梓奕沒有對他們任何人解釋。

    他不知道情況到底是怎樣的。

    不知道墨梓奕是不是真的和馨馨發生了什么,可是他必須救自己的女兒。

    清晴被他的話嚇住了,她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抱住他,哭著喊,“爸,你不要嚇我,我已經沒有了媽媽,不能再沒有你。”

    “那你可愿意聽我的安排?”

    “我聽。”

    清晴紅腫著眼睛胡亂的點頭,不管他說什么她都會聽。

    就是在那時,他提出讓清晴出國念書,清晴呆了好一會兒,然后輕輕點頭,“爸,我聽你的,我出國。”

    她是想逃的。

    但因為媽媽的死,她不敢逃。

    從小被墨梓奕寵大的覃清晴,在那之前比養在溫室的花朵還要嬌嫩,經不起任何的風雨吹殘。

    覃牧給了她逃避的機會……她便真的逃了。

    “清晴用四年的時間療傷,我用四年的時間追查兇手,梓奕之前查到的線索我都知道,但最近他沒有告訴我有進展。”

    覃牧看著葉湛年輕英俊的眉宇,溫和地說,“阿湛,你很優秀,不僅你覃爺爺和覃奶奶喜歡你,我也很欣賞你。”

    葉湛眸光微動了下,安靜地聽著,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果然,覃牧語氣微頓了一秒,又接著道,“要是我有兩個女兒,一定把其中一個嫁給你。可是我和安琳只有清晴一個女兒,她還從斷奶之后,就被梓奕那小子搶走了。”

    “覃叔叔,我會尊重清晴的選擇。”

    葉湛面上浮起一抹淡淡地笑,氣質從容淡定。

    他說是的尊重清晴的選擇,而不是直接的說要放棄。

    覃牧嘆口氣,“清晴和梓奕青梅竹馬長大,說得更準確一定,她就是梓奕一手養大的,梓奕從小就自己掙錢養她,他們兩個人心里除了對方,都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阿湛,我不希望你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清晴身上,她是我女兒,我了解她,就算她這一輩子都和梓奕不再在一起,她也不會愛上別的男人。”

    “況且,她和梓奕是不會僵持一輩子的,你不知道,她之所以回國,就是因為梓奕和時昔交往。”

    清晴回國的時候,覃牧還是從梓奕那里得到的消息。

    是墨梓奕通知他,清晴的航班,以及張明輝去接清晴。

    他們兩個注定了要糾纏一生的。

    “覃叔叔,我明白了。”

    葉湛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笑,“但今晚我還是要去接清晴,在清晴和墨梓奕和好之前,不論是覃奶奶和覃爺爺,還是安奶奶和安爺爺都是不放心她的。”

    ——

    g市。

    墨梓奕堅持要陪覃清晴回帝都。

    但覃清晴拒絕他的陪伴,“梓奕哥哥,在你和時昔分手之前,你不能跟我回去。”

    “為什么?”

    “因為時昔明天要如開記者會,公開跟我道歉啊,要是在這之前讓記者拍到你陪我回帝都,那不論是時昔還是時棟平都會猜到的。”

    “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

    “帝都是我家,我下了飛機我爸就會去接我,梓奕哥哥,你明天早上有重要會議,上午有份簽約儀式,下午又要跟時昔一起出席記者會……我不希望你來回奔波,我到了帝都就給你打電話,要是奶奶的病沒什么大礙,我興許就跟陌陌姐一起回來了。”

    去機場的一路,覃清晴一直在說服墨梓奕。

    口都說干了,見他還板著臉,很不高興的樣子。

    覃清晴眸子閃了閃,突然雙手摟住他脖子,將他的頭往下拉……直接吻上他的唇。

    墨梓奕怔了一秒。

    繼而眸光轉深的反手扣住她腦袋,不等她撤離就霸道撬開她貝齒,滾燙的吻伴著濃烈的男性氣息如風暴一般的席卷她的嘴里的清甜……

    奢華轎車還以平穩的速度朝前方行駛著,被擋板隔絕出來的后排,溫度在兩人激烈的吻里驟然攀升,曖.昧充斥了每一寸空氣。

    最后的最后,覃清晴喘著氣,媚眼如絲的望著他,“梓奕哥哥,等我回來帶你開車!”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