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257 我怕先傷了父女之情
    從那天之后,一直到過年,葉湛都沒有再和墨陌聯系過。

    墨陌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看一遍他的照片。

    鳳以澤當初把的照片雖排好了順序,但那是一張張的。

    墨陌沒事就做成了影集,再配上音樂。

    每天聽著音樂,看著他,日子在思念中度過。

    自從那天墨馨一起去了騎馬場之后,她就每天努力著想回到墨家。

    還告訴墨梓奕,季安蕓給她打電話,想讓她幫著對付墨陌。

    又堅決的表示,她不會再做任何傷害親人的事。

    像是為了證明她的悔過,她隔三差五的就買寶寶玩具和寶寶用品送到墨家,或者在公司找梓奕和清晴,要送給他們的寶寶。

    在被拒絕了數次之后,放年假的第一天。

    墨馨一大清早就把電話打到溫然的手機上。

    因為是陌生的號碼,溫然的手機被旁邊的墨修塵奪走。

    “然然,你吃早餐,我幫你接電話。”

    “好。”

    溫然話音落,清晴難受的一手捂著嘴,起身離座,跑出了餐廳,跑進洗手間。

    “我去看看清晴。”

    她還沒開口,墨梓奕就跟去了洗手間。

    墨修塵朝墨梓奕看去一眼,收回視線按下接聽鍵,淡淡地“喂”字出口。

    電話那頭,有兩秒的沉默。

    接著傳來墨馨痛苦的聲音,帶著哭腔,“爸,我肚子好痛,救救我。”

    墨修塵面色微變地皺了眉頭,墨馨的聲音不像是裝的,他沉聲問,“你在哪里?”

    “我在家……”

    ……

    “修塵,怎么了?”

    溫然見墨修塵掛了電話,關切地問。

    墨修塵溫和地笑笑,站起身說,“墨馨說她肚子痛,我和青風去看看,你們繼續吃早餐。”

    “我跟你一起去吧。”

    溫然微一猶豫說。

    墨修塵搖頭,“不用,就是送她去醫院而已。”

    “她不是小孩子,只你和青風兩人不方便,我跟你們一起去……這段時間她做了那么多,雖然都是有目的性的,但她表面功夫做得那么好,我們總要給點回應才好。”

    “然然……好吧,你和我一起去。”

    溫然對墨陌交代,“陌陌,一會兒清晴出來,問問她想吃什么,讓梓奕給她做,我和你爸一起去看看。”

    墨馨是真的肚子痛,墨修塵和溫然趕到的時候,她痛得在慘白著臉,額頭直冒汗。

    看見他們,她喊了聲,“爸,媽”眼淚一下子就滾出了眼睛。

    溫然下意識地擰眉。

    到底是一手養大的,她快步上前把她從床上扶起,“你忍一下,我們送你去醫院。”

    “媽。”

    墨馨一邊落淚一邊喊,可憐得像是被拋棄的小貓小狗。

    去醫院的路上,她緊緊抓著溫然的手不放。

    到了醫院門口,卻又哽咽地說,“爸,媽,你們不用陪我進去了,我不配做你們的女兒,不配讓你們這么關心。”

    “到都醫院了,先進去看病。”墨修塵沉了臉開口。

    他們下車,正好碰見來上班的顧愷和顧之瞳。

    得知墨馨肚子痛,顧愷立即安排人給她做檢查為急性闌尾炎,給她做了手術后。

    顧愷問墨修塵,要不要給墨馨安排vip病房。

    墨修塵搖頭,淡淡地道,“不必,普通病房就可以了。”

    “修塵,你和然然怎么會送墨馨來醫院的,難道她……”

    辦公室里,只有顧愷和墨修塵兩個人,他遞給墨修塵一支煙,后者拒絕。

    他便自己點燃一支來吸。

    “你想太多了。”墨修塵面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早上她打然然的電話,我接的……”

    “我還以為你已經被他打動了呢,墨馨那丫頭雖然是你和然然一手養大的,但她可能還是受遺傳基因的影響。”

    顧愷并不看好地說,“我覺得她太勢利,又不懂感恩,心魔一旦生出,就難以回到原來……不過,她現在做了那么多懺悔,然然肯定會心軟的。”

    雖然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但顧愷對溫然是了解的。

    更何況,做為母親,墨馨不是親生的,卻是溫然養大的。

    曾經,當成親女兒疼著。

    她肯定會比他們這些人容易心軟的。

    “所以,我送墨馨來醫院。”墨修塵嘴角勾起一抹涼薄的弧度。

    不只是他們了解然然,墨馨也是了解的。

    “我聽說,那個什么季安蕓和墨馨有聯系?”

    “你聽誰說的?”

    “梓奕前些天提了一下。”

    顧愷挑眉,笑著說。

    墨修塵見他神色驕傲,“這個我倒是不知道,梓奕這些日子忙著照顧清晴,還有時間和你聊天?”

    “那是當然,梓奕不論是跟我,還是跟阿錦的關系,都親過你,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嗎?”

    顧愷逮住機會就在墨修塵面前傲嬌得意一番。

    不過,他的得意也不是毫無理由。

    墨梓奕從小就和墨修塵搶溫然,父子倆像是情敵,他小時候不是墨修塵的對手。

    自然要找軍師。

    而溫錦和顧愷,就成了他最好的軍師和后臺。

    墨修塵切一聲,“有什么可炫耀的,梓楠那小子什么時候回來,之前不是說回來過春節的嗎?”

    “那邊有事耽誤了,年后回來。”

    “那個唐止弦,我看現在和你的關系不比梓奕跟你的關系差,你是想換掉唐晉琛嗎?”

    墨修塵笑問。

    唐止弦其實也是不錯的年輕人。

    他甚至還一直喜歡著顧之瞳。

    但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撇開瞳瞳如今不喜歡他之外,他是個難得的人才,康寧醫院需要他這樣的人才,我沒有不用的道理。”

    墨修塵點頭,“他確實不錯,但他還喜歡著瞳瞳,你不怕將來生出不必要的麻煩?”

    “那是唐晉琛操心的事,不是我。”

    顧愷很不道德的話,惹得墨修塵嘴角微抽,“唐晉琛真可憐。”

    “這么看來,你對葉湛是一百個滿意?”

    顧愷挑眉反問。

    墨修塵面不改色,“我滿不滿意不重要,陌陌喜歡他得不得了,除了支持,我還能拆散他們不成?”

    “你可以試試,這是一種考驗。”

    顧愷壞笑。

    墨修塵瞪他一眼,“我怕沒有考驗到他們的感情,先傷了父女之情。”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