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 321 陌陌,我不許你這樣說
    墨陌被葉湛的話感動了。

    這是她之前幻想的他們的未來。

    可現在,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猶豫,甚至是擔心。

    片刻的沉默后,她淡淡地說道,“昨天晚上我是自愿的,葉湛,我可以和你在一起,但我有個要求。”

    “什么要求?”

    葉湛問得漫不經心的,看似對她的話不太在意,實則把所有的不安都壓在了心底深處。

    墨陌看著他俊美溫潤的笑,很想錯開視線,但她沒有,直直地迎上他的目光,平靜地說,“不要把我們的關系告訴任何人,包括我家人。”

    “陌陌。”

    葉湛臉上的笑容終是維持不了的僵住,聲線微變的一聲“陌陌”泄漏了他的情緒。

    餐廳里,氣氛有些凝滯。

    沒了剛才的溫馨,絲絲令人心緊的分子自空氣里擴散開來。

    墨陌忽略心尖處輕微的窒息,臉上努力的浮起一抹笑,努力用著輕松的語氣和他說,“這個條件有什么難的,談戀愛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你只要不告訴別人,我就一直和你在一起。”

    “為什么,是我見不得人嗎?”

    他自嘲地問。

    心里明鏡似的,知道墨陌提這條件的原因。

    正因為這樣,他才心疼得無法呼吸,不愿意接受她這樣的條件。

    他愛她,愛得光明正大。

    而不是如此委屈她。

    墨陌搖頭,半開玩笑的說,“可能是你太優秀了,我怕大家知道后覺得我配不上你。”

    “陌陌,我不許你這樣說。”

    葉湛突然抓住她的手,嚴肅的鎖住她的視線。

    她在他心里,是這世上最美好,溫暖的存在。

    心里很疼,以致于他擰著眉,目光深而沉地看著她說,“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無人能及。”

    墨陌的心狠狠震了一下。

    “你答應還是不答應嘛?”她軟了語氣,這樣的葉湛讓她不知該怎么辦。

    “我不宣告全世界,但也不想刻意隱瞞,陌陌,我們一人退一步,只告訴你父母,其他人不告訴好不?”

    這是他和她在一起,對她最起碼的尊重。

    墨陌卻不這樣想。

    她父母要是知道她和他如今在了一起,那肯定會讓葉湛娶她的。

    “……”

    她沉默著,垂下眼眸不看他。

    沉默在空氣里蔓延。

    不知過了多久,還是葉湛打破僵持,“陌陌,是不是我不告訴別人,你就和我在一起,不躲著我了?”

    “嗯。”

    “那好吧,我答應你,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但你也答應我,不能躲著我。”

    “好。”

    墨陌終于松了一口氣。

    她知道他不愿意,但他答應了。

    她心里又有些心疼他的妥協。

    鼻尖被男人的手指輕輕刮了一下,他低沉溫潤的嗓音落在耳邊,“吃早餐吧,已經變成午餐了。”

    墨陌沖他淺淺一笑,用筷子把碗里的蛋白和蛋黃分開,夾起蛋黃眼巴巴的望著葉湛,“你幫我吃這個好不?”

    葉湛一怔。

    隨即彎了唇角,“好,你喂我吃。”

    “……”

    墨陌倒不扭捏,他愿意幫她吃蛋黃,她很開心,把蛋黃直接喂到他嘴邊。

    看著葉湛斯文優雅的吃相,她眉眼間泛起笑意,一雙眸子燦若星辰。

    接下來,直到吃完早餐,氣氛都很溫馨。

    葉湛見墨陌喜歡吃蛋白,便把自己那個雞蛋的蛋白給她,他只吃兩個蛋黃。

    “為什么不喜歡蛋黃?”

    “因為不是咸蛋。”

    墨陌嘟了嘟嘴,不滿的說。

    葉湛莞爾,“咸蛋黃是比這個好吃。”

    “當然啊……你今天不上班的嗎?”墨陌突然想起來,他今天一直在家,不用去上班嗎?

    她剛才下樓前給霍松發了一條信息,說下午去電視臺,倒是沒有關系。

    葉湛挑眉,“我今天休息,在家陪你。”

    “我下午要去電視臺。”

    “那我送你去。”

    “不要,我自己去。”

    葉湛給出合理的解釋,“我不下車,沒人認識我,就算我們是普通朋友,我送你上班也是正常的。”

    “但我們不是啊。”

    她就是不想讓人知道她和他走得近,才不讓他說出去他們的關系,又怎么會讓他接送。

    “不是什么?”

    “不是普通朋友啊。”

    “那是什么?”

    “是……”墨陌意識到自己上了當,狠狠地瞪葉湛一眼,無視他嘴角濃郁的笑,低下頭喝粥。

    她先放下筷子,便給保鏢打了一個電話,讓他來這里接她去上班。

    葉湛見她態度堅決,兩人又剛剛好轉一點,沒再逼她。

    只是牽著她的手送她出去,走到玄關,墨陌不讓他給她穿鞋。

    他笑著說,“那你給我穿,當是昨晚上我給你穿鞋的回報。”

    墨陌一臉茫然的看著他,“我不是以身相許了嗎?”

    “……是我錯了,還是我給你穿吧。”

    最后,墨陌的鞋還是葉湛穿上去的。

    臨出門前,他又抓著她深深的索了一個吻,直到吻得她呼吸不過來,他才放開她。

    看著她煙視媚行的模樣,葉湛強自壓下想再狠狠吻她的念頭,長指拂開她額頭的碎發,又在她額頭落下一吻,才牽起她的手,走出客廳。

    保鏢已經等在了外面。

    看見葉湛牽著陌陌的手走來,他眼里閃過了然,禮貌的和葉湛打完招呼,上前給墨陌打開車門。

    “有事給我打電話。”

    葉湛一直站在別墅門口,看著墨陌坐的車駛出視線,轉身進屋時,手機鈴聲響起。

    是楚君銘打來的電話。

    葉湛不緊不慢地接起,聲音愉悅地開口,“君銘,什么事?”

    “大哥,聽你的語氣,心情好像很好的樣子,是不是大嫂接受你了?”

    葉湛的嘴角不自覺地彎起一抹弧度,“嗯,你倒是聰明。”

    “大哥,有人想見毒鷹。”

    聞言,葉湛嘴角的笑一瞬間涼卻,深眸里落進一層暗沉,“你怎么知道?”

    “是葉伯伯告訴我的,他讓我轉告你,說是方家的人想見毒鷹。”

    楚君銘提起葉彰明的時候,語氣是小心翼翼的,怕葉湛因為葉彰明又心情不好。

    葉湛輕抿薄唇,聲音冷冷地說,“我知道了,我今晚回去一趟。”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