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女生小說 > 決戰白日門 > 第三百零二章 火影之死(三)
    戰況急轉直下,乾坤殿術士守護堂的左信徒陡然前胸中掌,戰陣之中一時間紅光繚繞,那右信徒亦是慘哼一聲。這一下始料不及,直看的場上眾人目瞪口呆。只見郗風長身而立,英姿颯颯,卻哪里又有半點傷重的樣子?那烈焰魔鋒的劍鋒透入右信徒的胸口,鮮血正順著劍鋒緩緩滴落。而腰間懸掛的火龍之心也被羽箭射落在地。

    眾人一頭霧水,根本不知發生了什么,卻聽龍四贊道:“主人,郗風雖不討喜,但是確實有兩下子。否則這兩個人可真夠大伙兒喝一壺的。”群雄這才發現龍四手持弓矢,料來適才射落火龍之心的羽箭是出自其手,當下也對其百步穿楊的高超技藝由衷贊服。

    龍騰雖說暗暗稱贊,但二人仇深似海,他縱然心服口卻不服。當下對龍四說道:“四弟此言差矣,耍些陰謀詭計暗箭傷人的勾當非是君子所為,郗某人的區區小計不值一哂。”

    龍四尷尬的笑道:“主人胸懷坦蕩,技藝超群,小弟佩服。”

    原來郗風初時追擊,卻忽遭術信徒的暗算。但他內力之強古今少有,那噬魂沼澤雖是犀利,卻堪堪將他的護體圣盾擊破。他本意是想假裝重傷不治來麻痹對手,引其說出應付噬魂沼澤的辦法,哪想到南宮苒護己心切,竟不顧一切的沖上來維護自己。這一下雖是打亂了郗風的計劃,但他為人機警,聰穎過人,想到兩個術信徒武功卓絕,出手便要人命,心下一狠便要除去這二人。于是他假托告知南宮苒遺言,實則是讓她傳話給龍騰,令其攪亂現場,以致自己混水摸魚,趁著二信徒不察,一擊得手。

    龍騰眼見如此,便對火影說道:“你手下兒郎皆是敗軍之將,總不會又讓他們出戰吧?索性你親自出手,與本王決一死戰。”

    火影感嘆道:“唉!想當初你遭逢大難逃到火影地牢,老夫一見你便從心底愛煞,救你性命,教你武功,還將貼身侍從一并送給了你。真想不到,到頭來卻要跟你沙場放對,一決生死。”

    龍騰憶起往事,亦是頗有感觸,當下狠心說道:“初次見面,你便要將本王砍了,教授武藝也不過是要本王替你報仇殺人。雖說你初衷不善,但本王終是承了你的情,怪只怪你不分是非,投身陀大怪為虎作倀。你侵略本王故土,殘害比奇百姓,本王定當與你勢不兩立。”

    火影無奈的笑道:“呵呵,說得好!老夫為何投靠陀大怪?那是因為他有恩于我,老夫只知道受人點滴之恩,必當涌泉相報。而不是學了老夫一身的武功,到頭來卻要恩將仇報。”

    龍騰登時無言以對。

    火影道:“罷了!人各有志,不可強求。你既然想做雪嶺劍圣,老夫便陪你玩一玩。”

    那乾坤劍士道:“大人,今日有我等在此,哪里還須你來動手?交給我吧!”說著,他沖著那紅衣信徒使了個眼色,二人心領神會,也不等火影答允,并肩走了上來。二人沖著龍騰抱拳道:“乾坤殿火信徒與劍信徒恭領高招。”說罷,那劍士在前一橫裁決之杖,將同伴擋在身后。那火信徒則是左手倒提骨玉權杖,右手轟的燃起一團火球。

    龍騰將雷霆戰刃微微右劃,用了一招蓮月劍法的起手式:“請賜教!”

    群雄之中有人喝道:“且慢!”眾人聽得聲響,連忙閃出一條通道。只見自后面走來一人,卻見那人七尺之軀,年紀在四五十許,須發微斑。一身黃褐色袁靈法衣染滿了斑斑血跡,正是霹靂尊者。

    龍騰那日在白日門營救群雄時曾與霹靂尊者有過一面之緣,當下沖他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霹靂尊者道:“我門中弟子遭魔教洗劫,死傷殆盡。我身為師尊,怎能茍延偷生?此次行動我門中寸功未立,懇請大王將此機會讓與霹靂,也算是潘夜法門為除魔之事略盡綿薄。”

    龍騰看了看場中的二信徒,又看了看霹靂尊者,說道:“前輩有心了,只是雙拳難敵四手,怎可讓您孤身犯險?”

    霹靂尊者嘆道:“若不是尊師龍血先生仙逝,此番潘夜與邊境聯手抗敵,日后也必是一段武林佳話。”

    忽的谷外有人朗聲說道:“弊師弟龍血雖說遭逢不幸,然黃浦仍在。今日腆顏同霹靂尊者對抗仇讎,未知可否?”

    眾人聞聲回顧,只見自谷外有一人一騎急奔而來。馬上那人五十多歲年紀,頂盔摜甲,腳踏武神戰靴,頗具威嚴,正是黃河大俠。駿馬疾馳而至,黃河大俠躍下馬背,沖著霹靂尊者抱拳道:“數年不見,霹靂兄神采依舊,真是可喜可賀。”

    霹靂尊者亦道:“過譽了,黃兄才是風采不減當年。”

    黃浦先生看了看四周,又認得出素玉、玄貞以及浮龍道長,當下也一一見禮,說的都是些見面發財的好話,直聽得龍騰直皺眉頭,心下更對這個官迷師伯倍感鄙夷。黃浦看了看龍騰,笑著道:“這位便不用說了,自是我師侄了。唉,都怪師伯俗務纏身,以至于與你師父走動太少,反而顯得我們生分了。賢侄年紀輕輕,卻已是威震北疆的封疆大吏了,可真是可喜可賀啊!想來九泉之下的師父知道有后如此也當瞑目了。”

    說著,黃浦先生又看到了郗風,一見之下不由得一愣:“你……我?”

    霹靂尊者道:“黃兄,這位便是弊師兄郗不揚之子郗風。”

    郗風拱手道:“弟子師從龍血先生,理當尊你一聲師伯。”

    黃浦先生與眾人敘舊,早已惹得那二信徒不悅,當下那劍信徒大罵道:“老匹夫,若是來決戰便亮兵器吧!否則有什么話等日后爾等結伴共赴黃泉之時有的是時間說。”

    霹靂尊者被俘之時,闔門弟子非死即傷,趁手兵刃早都落入魔教手中傳承的神器嗜魂法杖已被魔教徒繳獲。此時雖說要為大事盡綿薄之力,卻也知空手上陣必難討好,一時間頗為躊躇。

    素玉似是知道霹靂尊者的難處,將自己的血飲長劍拿將出來:“師兄,小妹這血飲劍雖非神器,但也絕不是凡品,盼師兄持此長劍斬妖除魔,為小妹報仇雪恨。”

    霹靂尊者連忙推辭道:“兵刃乃是習武之人的性命,霹靂豈敢?”

    素玉笑道:“話是不假,卻總不能讓師兄去空手接白刃吧?萬望師兄勿再推辭。”

    龍騰心念一動,忙說道:“二位前輩不要爭執了。”轉而對龍四道,“四弟,你去將那根骨玉權杖取來送于前輩。”

    不多時,龍四便將那火信徒的骨玉權杖拿了過來交給龍騰。龍騰雙手捧杖謂霹靂尊者道:“前輩,請執此杖掃盡天下妖邪。”

    霹靂尊者本就貪婪,況且正缺兵刃,當下哪里還推辭?沖著龍騰一抱拳道:“那老夫卻之不恭了。”

    當下取了骨玉權杖在手,而黃浦先生亦是手執裁決之杖,二位瑪法大陸的宗師級人物聯袂而上。

    那二信徒見霹靂尊者二人到來,也不通名,各自舞動兵刃與之戰在了一處。

    龍騰看了看交戰的四人,又看了看火影,當即朗聲道:“谷中場地寬闊,再來一場決戰又有何不可?火影,你我之間的恩怨還是早些解決吧!”

    火影笑道:“正有此意!”說罷,身子一晃,便已到了場中,“小畜生,老夫本想容你多活一時三刻,可你非要虎口拔牙,自尋死路。”

    龍騰亦舞動雷霆戰刃躍將出去:“反正今日有你沒我,有我沒你,動手吧!”

    火影面帶微笑,猛然間臉色一沉,掌中的霹雷掛帶著火精靈便朝著龍騰劈了過去。

    龍騰深知火影之能,怎敢分心,當下揮動雷霆戰刃格擋。哪想到火影劍招極快,見龍騰封住了劍勢,當即變招,自左及右劃了道半月劍法。那半月劍勢極快,劍刃上依舊附帶著烈火精靈斬向龍騰腰間。龍騰自負有鎖子甲護身,當下也不閃躲,雷霆戰刃改擋為刺,直取火影的眼睛。

    火影冷笑一聲,左手變掌為爪,一把鉗住了雷霆戰刃的小枝,右手霹雷更是不留余力。龍騰一招失手,當即身子后仰,右腳又以一個刁鉆的位置踢向火影的神闕穴。火影上次便是吃了大虧,怎能不防?隨即松開左手,一掌斬向龍騰的右腿骨。龍騰劍勢不妙,正欲回防,忽的火影劍招迅捷益甚,他每一式都附帶烈火精靈,一時間漫天風雪之中火光點點,看的群雄不由得贊服:“火影劍法超群,果然名符其實。”

    待到龍騰手忙腳亂的擋住攻勢后卻發現右肩上不知幾時已經負了傷。傷處血跡涔涔,更兼一陣陣烈火焚燒的刺痛好不難熬。

    火影大喝一聲,只如舌綻春雷,霹雷自上而下正是一招開天斬。

    龍騰右臂吃痛,當即劍交左手橫劍格擋,卻見火影招式陡變,已經變成了一招蓮月劍法。龍騰倉促之間硬接下來,終是左臂少力,雷霆戰刃脫手飛出。21
浙江省二十选五走势图